58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人道至尊 > 322.第322章 天外琴音

322.第322章 天外琴音

一秒记住【58小说网】acorncv.com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蒲老先生诧异,疑惑道:“镇封堂主这是在说什么?老夫怎么听得云里雾里?”

    “云里雾里?我解释给你听之后,你便不是云里雾里了。”

    钟岳微微一笑,道:“蒲老先生,你在剑门中的表现没有丝毫破绽,最不可能引起怀疑的便是你。不过有一点却是你的马脚,你虽然有个‘老’字,但你的年岁其实并不大吧?”

    蒲老先生皱眉:“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“你的修为才是脱胎境,脱胎境的炼气士满打满算也就是一百来岁的寿命对不对?也就是说,你现在最多一百来岁。”

    钟岳仔细看着他的表情变化,道:“风孝忠被镇压百年,被镇压的这段时间自然不可能去生出风无忌,也就是说,风无忌也是一百来岁!蒲老是何时追随门主的?应该不超过百年吧?你看起来这么老,让人以为是追随老门主一生,但你其实最多追随了几十年的时间!”

    蒲老先生脸色黯然,回想起主仆之情,叹道:“我追随老门主已经有五十余载了,门主逝去我这些日子也很难受,一直想随他而去。不过死者已矣,老夫只能用这具有用之身来报效剑门,也是回报他的知遇之恩。至于你说我是风无忌,则是说笑了,风无忌是风无忌,我是我,怎么可以谈到一起去?”

    “这几****查过风无忌的各种信息,风无忌是大人物,留下的线索很多,要比你多得多。他比你早了三十六年进入剑门。但是奇怪的是,风无忌这个天生的土曜灵体修炼速度并不快,三十六年后,他才修炼到元丹境。”

    钟岳面色古怪:“而在元丹境,他花费的时间比其他灵体都长。我知道他修炼速度慢的原因,因为他不是只修炼自己,他还要修炼他的两个化身。分心分多了,就会耽搁修为进境,他的其中一个化身,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蒲老先生皱眉:“钟堂主,你越扯越离谱了,什么化身不化身的?还有这等玄功?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?化生玄功我也懂,我也会。”

    钟岳冷笑道:“而且我在孝初山身上见到过化生玄功,可见孝芒神族中的确有这门功法!你修炼了这门功法,修成了化身,化作蒲老的模样,刻意接近门主,被门主收留。”

    蒲老先生道:“门主见我可怜,收留我,传授我功法,我能成为炼气士也全赖门主所赐。只是你的猜测太耸人听闻,钟堂主,你太累了,最好歇一歇。”

    钟岳继续道:“可惜,门主也不知世间竟有这等奇功,没有看出你的真面目。你呆在门主身边,许多秘辛都无法瞒过你,在外人看来你就是门主唯一的亲信。只是门主在临终前一年,曾经召我、妗儿师妹、风瘦竹长老、水子安长老密商,都是将你遣出去,不让你在跟前。显然,老门主心中是信不过你的!”

    蒲老先生眉头紧锁,道:“我修为低微,若是被虞大长老擒下,说不定便会走漏风声,不让我知道也是为了我好。”

    钟岳冷笑道:“那么我问你,门主遗体归来后,你一直没有现身,你在何处?你是老门主的仆从,最亲近之人,最不会引起怀疑的人,按理来说老门主下葬,你不可能不出现,而你却没有出现。你失踪了许多天,这些天,你应该拿着门主授印,搜寻我剑门的什么宝藏吧?”

    蒲老先生眉头皱的更紧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你寻到了宝藏,这才现身。不过门主已经安葬,而且你是个不引人注目的人物,现身之后还如同没事一般,前去上院授课。”

    钟岳叹道:“你没有丝毫悲伤的样子,老门主好歹也是你的亲爷爷,你心中这点亲情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蒲老先生闭上眼睛,又睁开眼睛,道:“钟堂主,这些都是你的臆测,你没有任何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开启你的元神秘境看一看,不就有证据了吗?”

    钟岳正色道:“如果你的元神秘境空无一物,我磕头赔罪!”

    “那就没有这个必要了吧?”蒲老先生摇头道。

    钟岳露出失望之色,低声道:“果然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蒲老先生顿时醒悟,失笑道:“钟堂主,你向我下套呢,果然够狡猾。我若是开启元神秘境,岂不是说我的真实修为不是脱胎境?真是好算盘,被你诈出我的修为境界来了。”

    脱胎境的炼气士还不曾开启元神秘境,只有修炼到开轮境,才拥有元神秘境,而刚才他的第一反应不是说他没有开启秘境,而是说没有必要,顿时就露出马脚!

    钟岳刚才的确是没有证据证明这些猜测,而他的反应,则让钟岳有了证据!

    蒲老先生说钟岳狡猾,不是没有道理!

    钟岳放缓语气,静静道:“我有点纳闷,我就是龙岳这件事你为何没有捅出去?还请大祭司为我解惑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我应该算是你半个师傅吧?”

    蒲老先生突然笑道:“你当年在我那里听讲,一下子便领悟到奔雷剑诀的真谛,得到真传,我心中既是惊讶又是欣慰。后来,看到你能有如此成就,甚至把师不易那头大狮子骗得团团转,让我有一种为人师的喜悦。你每一步成长我都看在眼里,我明明知道你将来可能会是威胁到我的毒瘤,但又忍不住为你开心,不想让你就这样死掉,我很想看着你一步步成长,一步步震惊天下。你的成就,就像是我的成就一般,这可能便是为人师的纠结所在。”

    钟岳面色复杂,涩声道:“最为关键的是,我威胁不到你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你还可以让东荒的神使头疼,我很开心看到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蒲老先生怅然道:“可惜,你现在还是威胁到我了。当年在剑门魔墟之中,你知道为何只有你带着十几个人逃脱吗?就是因为我欣赏你,所以才没有全力的绞杀你,否则你岂能逃脱出去?没想到因为当初我的一点怜悯之心,造成了今日的错误。钟山氏,你了不得啊。”

    当年剑门魔墟,只有钟岳率领蒲老先生门下的弟子逃出生天,当时境况险恶,逃出去之后剑门的高层也很是震惊,怀疑他们之中有天象老母,因此而排查了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多半便是蒲老先生故意放水。

    钟岳怅然长叹,道:“你如今已经贵为孝芒神庙的大祭司,地位至高无上,谁又能想到,这一切都是出自你的谋划,你才是人生的大赢家?”

    “你想到了。”

    蒲老先生赞道:“我原本以为曲高和寡,无人能够看懂我的作为,但是有你欣赏我的作品,我心甚慰。”

    钟岳好奇道:“你从剑门中取走的是什么东西?这东西一定极为重要吧?否则你不可能一心留下门主授印,甚至让自己的魔道化身冒险。”

    蒲老先生悠然道:“这个,你便没有必要知道了,你虽然聪明,但是你最大的错误,便在于你孤身一人前来阻拦我。你要知道,我虽然是本体的元神化身,但是我的实力却非同小可,当初即便是方剑阁也没有留下我。”

    钟岳点头,道:“我想到了这一点,所以我并非是孤身前来。门主说她想亲自从你手中取回授印,所以我请她与我一起前来。门主,请!”

    “门主,君思邪?”

    蒲老先生脸色微变,四下看去,始终看不到君思邪到底身在何处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突然有琴音响起,琴音幽咽,缥缈,仿佛从天外而来,从高不可攀之处而来。

    蒲老先生厉喝一声,突然身躯化作一道魔光腾空而起,他的确强大,虽然仅仅是一尊化身,但也拥有本体近四成的实力!

    毕竟,蒲老先生的本体是风无忌这尊巨擘,他四成的实力,在法天境巨头之中,恐怕都可以数一数二!

    在他飞起的一瞬,蒲老先生脚下一点,滚动魔道神通呼啸向钟岳扑去!

    他的智慧是何其之高,知道君思邪出手自己难以逃脱,但是钟岳如果遇到威信县,君思邪不能不救,而君思邪出手救钟岳的话,则给了他逃生的机会。

    呼——

    钟岳探手,从元神秘境中扯出夔龙之皮,披在身上,轰隆一声巨响,魔道神通撞在夔龙之皮上,侵蚀这张牛皮,让牛皮表面的光泽暗淡,但是皮下笼罩的钟岳却毫发无伤。

    蒲老先生飞起的那一刹,琴音突然急促起来,然后便见蒲老先生人在半空,突然间四分五裂,仿佛被无形的剑气斩过,被切得碎得不能再碎。

    琴音愈发激烈高亢,空中突然燃起熊熊圣火,火光之中剑如龙,腾挪变化,将火中的尸体碎片焚化成灰。

    琴音突然柔和下来,骨灰飘洒,又有琴音化作大水,水剑气冲刷而过,带走一切。

    蒲老先生的魔道功法极为诡异,能够身化魔气,就算斩其肉身也未必能够杀得了他,所以那琴音先斩其肉身,再以水火灭其元神,形神俱灭,这才收去琴音。

    钟岳暗叹一声,抬头看去,只见蒲老先生的元神被灭,元神秘境也被绞碎,不过在碎掉的元神秘境中,却有两件东西没有被琴音剑气摧毁。

    其中一块便是剑门门主的授印,而另一件,却让钟岳身躯巨震,失声道:“怎么会是它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