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人道至尊 > 320.第320章 魂归来兮

320.第320章 魂归来兮

一秒记住【58小说网】acorncv.com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苍云再起,两人站在苍云之上,钟岳感觉到老头子的气血旺盛得有些不太像话,他仿佛回到了年轻时最为巅峰的时期。

    这绝对不正常,正常人的气血就像是潮涨潮落一样,有起有伏,涨潮只能是短暂的时间内,大部分时间应该是潮落,风波不起。

    如果长时间维持在涨潮的状态中,对肉身、元神的损伤极大,相当于在燃烧自己的生命!

    而老头子刚刚与大祭司恶战,将对方斩在剑下,若是寻常时期,他应该回落气血,稳定精神,调理元神,等待下次大战。

    就算是钟岳这样的少年,都不可能继续的让气血处于巅峰状态,否则就会伤身伤神,更何况一位性命不久的老者?

    现在他的气血久久不平息,说明他不是不想平息气血,而是无法平息,若是气血回落,恐怕便无法再提升上来。因此他只能不断的燃烧自己的生命,让自己的气血旺盛至极!

    而这样做,只有一个下场,那就是不久后必将气血挥霍一空,陷入死亡,肉身死亡,组成元神的灵和魂也会死亡。

    钟岳心中黯然,风瘦竹代替老头子进入地底,斩杀魔魂,以老叟之身保剑门地底五百年的太平。而老头子则在地上,用自己的性命,保剑门的地上平安。

    风氏的两位老者,为剑门付出了太多。

    苍云上,老头子精力旺盛,与他讲解大自在剑气的各种疑难之处,困惑之处,不愿浪费任何时间。

    钟岳也静下心神听讲,将自己的不解之处一一道出。

    刚才他观摩两位绝顶存在一战,对大自在剑气的理解越来越深,但是理解的越深,疑问和不解便越多,因此他也要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解惑。

    他知道老头子的想法,大自在剑气是剑门的镇门功法,但是时间来不及,他无暇悉数传授给新门主君思邪,也无暇传授给已经得到大自在剑气的丘妗儿。

    君思邪没有修炼大自在剑气的根基,丘妗儿虽然已经得到大自在剑气的传授,但在领悟力和创造力上要比钟岳逊色一筹。

    因此老头子唯有传授给钟岳,然后借他之手将这门绝学教给君思邪。

    从古至今,大自在剑气只传授门主,然而老头子却没有那些条条框框,比较开明,为了救丘妗儿故意让丘夫人盗走剑牌儿,又被钟岳得到剑牌儿参悟出其中的奥妙,随后他又将大自在剑气的真传传授给丘妗儿。

    风无忌也得到大自在剑气,不过想来老头子应该留了一手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他要钟岳领悟的,是真正的大自在,跳出功法、招式的大自在,还在真传之上。唯有钟岳那变态的领悟力和创造力,才可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得到大自在剑气的精髓,不至于让真正的大自在剑气失传。

    苍云向大荒的北疆飘去,速度极快,不过从神战之地出发,到北疆的大原荒地有七万余里,这是最短的路程,即便是老头子这等绝顶的巨擘也需要两三个时辰。

    钟岳看着老头子看旺盛得不像话的气血,心中隐隐有些担忧,这位老者是否还能够坚持这两三个时辰?

    突然,老头子的气血微微震荡一下,稍有回落,钟岳立刻注意到他的脸色潮红,随即气血再次高涨,恢复到巅峰状态。

    钟岳眼角抖了抖,突然起身:“门主,我修炼过妖神明王诀,知道他的功法弱点。”

    轰隆——

    他全身气血沸腾,眉心竖眼开启,一枚神眼缓缓打开,神光内蕴如同发光的流水在眼中荡漾闪烁。

    钟岳的气血越来越旺盛,在体表形成妖神明王诀的各种图腾纹理,一道道图腾纹在他体表变化莫测,代表着气血的流动。

    “妖神明王诀一身图腾纹极为霸道,气血恐怖至极,不过最为关键的是眉心竖眼。眉心竖眼是气血汇聚调动之地,中心枢纽,他缺少这枚神眼的图腾纹。我展示给你看!”

    他摇身一晃,显出八臂明王真身,八臂摇动,手持刀、剑、锤、盾、钩、鞭,气血流动,图腾纹变化,清晰无比。

    老头子眼睛一亮,细细观察,不过目光又黯淡下来,摇头道:“功法弱点是功法的弱点,不是师不易的弱点。师不易能够修炼到如今的成就,代表着他另有神眼的修炼方法,补充了明王神眼,否则他不可能有现在的成就。他有隐患,但隐患不在神眼上。”

    钟岳展开妖神明王诀的神通,让老头子能够清晰的看到自己的一招一式气血变化,八极杀阵徐徐运转,让他能够捕捉到阵法的运行,道:“师不易的妖神明王诀,最为关键的便是眉心这轮神眼,神眼调动气血奔流。他的神眼因为不是真正的明王神眼,所以必然会有着气血上的破绽!我看不出他的弱点在哪里,不过我运转的妖神明王诀比他的完整,所以我运行气血和图腾纹,肯定与他有不同之处,而不同之处,多半便是他的弱点所在!”

    老头子眼睛又亮了,看着钟岳施展妖神明王的一招招神通,搜寻气血奔流途径和图腾纹运转的奥妙。

    天下神通,修炼到一定境界殊途同归,到了他这个层次,功法图腾的秘密已经不再那么神秘。钟岳催动妖神明王诀这等神级功法,若是在旁人看来都会觉得如看天书一般,而在他眼中却可以看出气血和图腾纹变化的规律。

    虽然他无法因此学会妖神明王诀,但是钟岳展现出的明王诀运行规律,是完整的妖神明王诀的运行规律,而师不易缺少了神眼这一环,他的气血和图腾纹变化的规律,肯定会与钟岳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而他的破绽,就在这一丝不同之处!

    师不易的修为实力深不可测,就算是巨擘也无法看出她的气血和图腾纹变化的规律,但以老头子的实力和眼力,应该可以捕捉到他的气血和图腾纹变化,抓住他的弱点所在!

    过了良久,老头子将钟岳演化的变化悉数记下,笑道:“不必演示了。”

    钟岳连忙停下,迫切道:“门主已经看出师不易的破绽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老头子摇头,笑道:“想要从你身上看出他的破绽是何其艰难?我须得亲自看一看师不易施展出妖神明王诀,感应他的气血和图腾纹变化,才能知道他的破绽在哪里。倘若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脸色黯然,低声道:“倘若是我那个不孝子在这里,现在他已经可以借助神眼缺失,寻找到师不易的弱点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风孝忠的领悟力极高,而且还是探究神通本质的大行家,以他那可怕变态的悟性,倒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寻出师不易的破绽,一击致死。

    大原荒地终于在望,老头子起身遥望,静静道:“不要做风孝忠,也不要做风裳,你要做钟岳。”

    钟岳遥望,大原荒地之上,气血如云,那是师不易在遥遥相邀!

    他心中不禁有些担心,老头子的气血又低落了一次,不过很快又恢复到巅峰,但这种状态很是不妙。

    苍云落下,钟岳站在他的身后,向师不易看去。

    此刻师不易显出九首,让他不由心中一惊,九首的话,意味着有九枚眉心竖眼!

    九枚竖眼的话,气血运行的规律与一枚竖眼的运行肯定大有不同,更加复杂,刚才老头子看到的是一枚竖眼的情况下气血和图腾纹的运行规律,现在九枚的情况下,他是否能够抓到师不易的破绽?

    “风老鬼,狡猾狡猾的。”

    师不易背负双手,悠然道:“将我逼迫到这种份上,你是头一个,也是最后一个。此战之后,不知道我此生是否还能遇到风老鬼你这样的对手,说起来让我唏嘘不已。”

    他显得很是轻松,似乎丝毫不担心即将到来的惨烈战斗,笑道:“你与孝初苍山一战受伤极重,本来就差点要了你的老命,只是提着一口气不死而已。这一路上,我感应到你的气血衰落了两次,两次衰落之后,你都重新燃烧生命。一鼓作气,再而衰三而竭,你已经到了衰败的程度,第三次提升气血,你就死了。而我正值壮年,我都不忍心欺负你这样的老鬼。”

    老头子散去苍云,面带微笑:“大狮子口气很大,可惜心神太乱,我甚至能够听到你九颗脑袋中传来的吵闹声。妖族大军还不曾回来吧?烟云生和秀天辰是不是也躲在附近?”

    师不易眼角跳了跳,突然高声道:“烟云生、秀天辰,我们联手干掉风老鬼,铲除剑门,吞并大荒,你们都是功劳震天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在大原荒地上空滚动,来回激荡,过了片刻,除了回声没有任何动静,师不易眼角又抖动一下,心中暗骂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娘蛋的!”

    老头子哈哈大笑,神剑出鞘,一剑光寒照耀大原荒地!

    师不易长啸,九首神人爆发,八臂交错,八极杀阵顿时爆发出全部能量。

    钟岳迅速后退,躲避两大绝顶存在的战斗余波,这一战与老头子和大祭司之战有所不同,老头子和大祭司一战,一上来便拼尽全力,杀招不要命的往对方身上轰去,以伤换伤,以命换命。

    而师不易却是守,拼命的防守,只守不攻,抵挡老头子的神剑之威,他的算盘很是简单,那就是等待老头子的气血第三次衰落,第三次衰落便是老头子精气神全面溃败,死亡之时,也是他取胜之时!

    他甚至开启九颗狮子头眉心处的明王神眼,神眼目射神光,铮铮铮与神剑碰撞,威能极大,丝毫也看不出他的破绽所在。

    他虽然在防守,但大自在剑气千变万化,防不胜防,还是能够伤到他,让他身上出现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口。

    这场战斗持续了不到一刻,突然间老头子的气血第三次回落,看的钟岳心头一跳,暗道一声不妙。

    “老鬼,死在我手中,成全我的不世威名吧!”

    师不易哈哈大笑,陡然全面爆发,变守为攻,放弃一切防御,全面进攻!

    “大狮子,你上我当了!”

    老头子突然也哈哈大笑,剑光与八极杀阵碰撞,顷刻间变幻了几百种变化,两个身影交错而过,老头子竖起大拇指向身后摁下,一道剑光向后****,叮的一声射在师不易一颗头颅的脖子上,恰恰是咽喉的所在。

    他的咽喉被剑气封住,咽喉乃是气血运行之处,九首九条气血大通道,这条通道被剑气封住,师不易九颗脑袋顿时涨红,气血紊乱!

    嘭嘭嘭——

    他眉心一颗颗明王神眼爆炸,九首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,师不易肉身气血爆开,混乱如麻,全身的气血几乎失控,立刻化作九首雄狮,眉心血流如注,呼啸奔腾而逃。

    “老鬼,你又骗我!”

    那九头狮子绝尘而去,高声叫道:“不过你追不上我,杀不了我!”

    半空中,两道身形突然浮现,赫然是东荒的另外两位巨擘烟云生和秀天辰,化作两道青烟直奔九首雄狮而去,两股青烟和那狮子在半空中连续碰撞,只听骂声不断传来:“你娘蛋的烟云生,你娘蛋的秀天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钟岳看得心惊肉跳,此刻终于可以放下心来,只见老头子持剑而立,背对着他站在那里,衣袂飘飞,如同神人。

    钟岳连忙走上前去,笑道:“门主,师不易吃了这次亏,被你破去妖神明王真身,未必能够活着回到陷空圣城。你刚才气血衰落,连我也吓了一跳,原来是引诱师不易上当……门主?”

    钟岳走到老者身前,突然心中大悲大恸,伏地大哭。

    那老者持剑,已然含笑而逝。

    “门主,不要走远,魂归来兮!”

    过了良久,钟岳起身,默默的将老头子背起,抬头看向大荒的方向,默念道:“弟子不会让您埋骨他乡,弟子这便送你回剑门,回到您守护的那个地方……你若是在天有灵,与弟子一起回去吧……不要走远了,和我回去吧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