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人道至尊 > 281.第281章 三绝阵

281.第281章 三绝阵

一秒记住【58小说网】acorncv.com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钟岳、丘妗儿等四人头皮发麻,额头冒出冷汗。太诡异了,这些长着根须的灯笼让人分不清到底是动物还是植物,又或者是一个物件。

    但是这些灯笼的可怕程度,却绝对让人毛骨悚然!

    刚才的那些武道宗师和炼气士,其中绝对有不逊于敖珊珊和诸巨山的高手,但是居然统统都被这些灯笼干掉,一个不剩,换做他们,恐怕也同样是凶多吉少!

    诸巨山怒吼一声,化作高达二十丈有余的巨人,鼻孔喷烟,抬头看向半空中的红灯笼,声音有些颤抖:“敖家的姐姐,你不是说帝林中不算凶险吗?”

    “我要这个超大号的脑袋!”一盏红灯笼欢叫,打开灯笼,从里面扔出一个头颅,欢天喜地的向诸巨山扑去。

    其他灯笼闻风而动,铺天盖地向下扑来,敖珊珊头皮发麻,也在同一时间灵体合一,祭起自己的魂兵,严阵以待,准备迎接红灯笼的冲击,气急败坏道:“我哪里知道居然这么危险,我也没有来过好不好!”

    “种剑术!”

    丘妗儿低吟,一掌拍在木轮椅之上,众人脚下大地震动,只见一株青苗从地底钻出,呼的一声疯长,顷刻间化作粗大如龙的藤蔓,围绕一株株巨木盘绕一周又一周,层层叠叠的青藤交织交错,将他们四周空间都缠绕的结结实实,密不透风!

    她的种剑术乃是大自在剑气中的一门剑法,可攻可守,绵绵不绝的木剑气化作一个剑笼防御,拥有极为惊人的防御力。

    嘭嘭嘭,外面传来撞击声,那些红灯笼纷纷撞击这个剑笼,根须与木剑气碰撞,相互纠缠,丘妗儿立刻感觉到不知多少木剑气被绞短!

    不仅如此,她还感觉到这些红灯笼张开血盆大口,咔嚓咔嚓的咬着自己的木剑气,一咬就是一个大口子。

    数以千计的红灯笼同时攻击剑笼,大自在剑气的剑纹也丝毫不能挡得住这些红灯笼的利齿,即便青藤不断生长,也禁不住这等破坏,再过不久,她的防御便会彻底告破!

    “师哥!”丘妗儿叫道。

    钟岳心念微动,只见一道道火红色剑气四下飞出,剑丝如丝,冲向四面八方,却没有穿过青藤去攻击那些红灯笼,这些火剑气不断跳动,反而向一根根粗大如龙的青藤刺去。

    嗤嗤嗤——

    百道剑气飞舞,在一根根青藤上飞速雕琢,木屑纷飞,只见一道道图腾纹在剑尖下飞速出现,剑气如笔,笔走龙蛇,雕刻出各种图腾纹。

    那些图腾纹交错交织,玄妙非常,诸巨山紧张的看着头顶不断震动的剑笼,不知钟岳到底在搞什么。

    “钟师兄,你这是……嗯?夔龙纹?”

    诸巨山吃了一惊,失声道:“夔龙神族的图腾纹?”

    各种图腾纹在钟岳的剑气下渐渐成形,诸巨山顿时认出其中的图腾图案,竟然是夔龙神族至高的图腾纹,他只在夔龙神族的巨擘身上见到过,那是夔龙神族的不传之秘!

    当时诸巨山跟随诸犍神族的长者前往夔龙神庙做客,诸犍神族的族长与夔龙神族的族长对拼一记,诸巨山惊鸿一瞥,瞥见夔龙神族族长身上迸发出的图腾纹,与钟岳此刻烙印在剑笼上的图腾纹有着几分相似!

    除了夔龙纹之外,还有其他图腾纹,大日金乌图腾纹也被烙印在青藤之上,与夔龙纹相连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座阵法!”

    敖珊珊也不禁动容,大日金乌纹与夔龙纹相连,两种图腾纹交织,而在此时,青藤上又自浮现出一种图腾纹理,却不是钟岳的剑气雕琢而出,而是从青藤内部浮现出来,应该是丘妗儿自己的烙印。

    那图腾纹烙印呈现的是人面鸟身双翼,鸟足踏双龙的神人形象,句芒神人的图案,应该丘妗儿的灵中蕴藏的玄机,被她参悟出来,化作图腾纹理。

    三种图腾纹交织在一起,在剑笼的青藤上化作一座大阵,阵法越来越完备。

    钟岳收了剑气,沉声道:“师妹,启动三绝阵!”

    丘妗儿称是,呼——,整座剑笼突然燃烧起来,火光熊熊,大火之中,百丈三足金乌振翅而起,接着牛吼震天,百丈夔龙单足站在熊熊大火之中,然后大火之中句芒神人浮现!

    两巨兽,一神人,撑起阵法空间,将一盏盏人头灯笼轰飞,让这些灯笼无法近身!

    “三绝阵?”敖珊珊抬头看去,只见数以千计的红灯笼飞来,却都被轰飞,无法撼动这座大阵分毫,心中不由震撼不已。

    这座三绝阵的确精妙非凡,令人震撼。钟岳与丘妗儿两个月的游历,饮食起居都是在一起,两人研究夔龙之皮上的图腾纹,参悟不死之身,虽然不曾将夔龙神族的不死之身领悟出来,但是却在一起研究出这套三绝阵。

    这三绝阵需要两人共同施展,金乌、句芒、夔龙三绝,以木助火势,以夔龙的不死奥妙助涨防御之威。

    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将这座三绝阵施展出来。

    三绝阵的威力爆发,不断有灯笼被打落,钟岳目光闪动,突然探手抓到阵外,抓住一盏灯笼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那灯笼千足根须飘舞,立刻向他锁去,将他缠绕得结结实实,然后灯笼大口张开,便向他脑袋咬下。

    诸巨山和敖珊珊吓了一跳,连忙来救,各自抓住这灯笼数不清的根须,向外拉扯!

    诸巨山更是五指化龙,五根指头变得又粗又长,如同血肉组成的真龙,五龙张口咬住灯笼,另一边阴阳二剑则斩向灯笼下的那些根须!

    论力量,他比钟岳的力量还要强上少许,撕扯之下,那灯笼竟然没能咬下钟岳的脑袋,只咬了个空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就不想要这个小脑袋瓜子,我喜欢圆滚滚的大脑袋!”

    那灯笼突然收了根须,唰唰唰将诸巨山缠绕得结结实实,无法动弹,张口向他的脑袋咬下,那血盆大口一张,灯笼吹气般膨胀,嘴巴比诸巨山小山般大的脑袋还要大一圈!

    诸巨山吓了一跳,只见灯笼已经将他半个脑袋吞下,暗道一声我命休也,却在此时,突然神威暴涨,一口金色剑光架在那灯笼的根须根儿上。

    “敢咬下去,我就切了你!”钟岳手持鹏羽金剑,面色不善,恶狠狠道。

    那人头灯笼感受到神威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诸巨山半个脑袋都被含在灯笼的嘴里,面色如土,叫道:“钟师兄,你还威胁一盏灯笼?直接切了它就是!”

    “你敢切,我就敢咬!”灯笼叫道,灯笼上有个扣环,微微晃动。

    钟岳探手,抓住灯笼上面的扣儿,那灯笼被抓住扣环,突然泄了气,根须松弛下来,叫道:“放开我的天灵盖……咦,好舒服……”

    诸巨山连忙从这盏灯的血盆大口中脱身,回头看去,只见这灯笼老老实实,只有根须时不时抬起一下,在身上挠了挠痒痒。

    诸巨山目露凶光,祭起阴阳双剑,便要砍下去,钟岳抬手挡下,沉声道:“诸兄且慢,留着它,让它带路。”

    “带路?”

    诸巨山收剑,看向四周,只见那些人头灯笼依旧未散,还在不断攻击三绝阵,消耗阵法能量,犯愁道:“咱们现在被重重包围,怎么出去?”

    钟岳目光闪动,道:“这座三绝阵,坚持不了多长时间,就有劳诸兄和敖师姐打通地下,咱们从地下走。”

    敖珊珊点头,立刻精神力涌出,化作一头巨龙,张口一吞,将钟岳和丘妗儿连同自己都吞入龙口之中,道:“诸师兄,帝林的地面坚硬无比,以我的地遁之法根本无法钻入地底,你们诸犍神族精通地遁之法,乃是西荒神族的一绝,你来带路!”

    诸巨山颇为自得,呵呵笑道:“若论地遁之法,只有妖族的犰青山才能与我诸犍神族比肩!”

    他立刻钻入地下,将地面钻出一个大洞,奔行而去,敖珊珊在他身后,这帝林的土地无比坚硬,即便是诸巨山精通地遁,也只穿梭数里便累得气喘吁吁,无以为继,只得钻出地面。

    敖珊珊散去巨龙,四人立刻向前奔行而去,如今因为进入帝林中的炼气士越来越多,帝林中的其他灯笼也被惊动,四处乱飞,寻找人头。

    他们刚刚逃过一劫,小心谨慎的打量四周,只见距离那炼气士发现宝贝之地只有半里之地。

    钟岳心念微动,观想蛟龙,将这盏人头灯笼衔在龙口之中。

    这灯笼的弱点就在顶上的扣环处,被挂住扣环便会变得老老实实。

    钟岳松了口气,笑道:“这些灯笼应该是帝居之地中的寻常灯笼,年月太久,沾染上帝居之地的灵气灵力,成了精怪,四处吃人头。只要被挂起来,就会老实。”

    “钟师兄,留着这灯笼到底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诸巨山不解道:“干脆切了吧!”

    龙口中的灯笼立刻打个激灵,连忙叫道:“不要杀我!我们这些灯笼都叫做吉祥灯,有逢凶化吉的妙用,知道帝林中的宝贝方位和危险!你们前面就有一处宝贝儿,只要不杀我,我带你们去寻!”

    钟岳心中微动,笑道:“那宝贝儿旁边有危险,先前我们在空中时,便看到有炼气士突然爆碎。那危险是什么?宝物又是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