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人道至尊 > 274.第274章 看起来很好欺负的样子

274.第274章 看起来很好欺负的样子

一秒记住【58小说网】acorncv.com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钟岳心中骇然,风孝忠的资质竟然如此之高,居然能够在五万年神话榜上的所有炼气士中位列前十!

    要知道,神话榜上的名讳,可不仅仅是名讳那么简单,有些存在早已经成神,成魔!

    而风孝忠居然在这些神魔中位列第七,可想而知他的资质悟性有多么变态了!

    这样一个人,偏偏疯了,偏偏不能为人族出力,偏偏只能将他镇压。

    丘妗儿低声道。“师哥,这个风孝忠是谁,为何会被镇压?”

    钟岳叹了口气:“他是门主的儿子,被门主封印镇压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丘妗儿吓了一跳,有些不明所以,不知为何和蔼可亲的门主会将自己的儿子镇压封印。

    “老头子的心里,一定很痛吧?”

    钟岳心道:“风孝忠能够如此厉害,估计与他开启第六轮参悟出六道有着莫大的关系。变态,果然是变态!”

    “风孝忠当年作恶太多了,这神话榜上有的神魔,墓就是被他挖的,还有的神魔的灵,被他掳走剖开,罪大恶极。”

    敖珊珊看他一眼,道:“如果不是有剑门护着掩着,他早就死了,天分高,但也不可胡作非为。”

    钟岳点头,风孝忠的确做得太过、太狠,老头子也无法包庇他,将他镇压反而是保护他。

    三人来到战王榜前,战王榜的人数就多了,上面留名的是有资格成为巨擘的炼气士,每个时代出现的巨擘不太多。

    比如剑门明面上只有老头子、风瘦竹和水子安三位巨擘,而且水子安已经“死亡”,只剩下两位,但水子安没死,如果再加上风孝忠,那就是四位。东荒明面上也只有三位巨擘,但妖族水深,谁也不知道是否也有如水子安风孝忠这样的隐藏巨擘存在。

    各族的巨擘虽然都是屈指可数,但五万年时间累积,巨擘的数量还是多得吓人,仅仅是战王榜上,便有近百万之多!

    “五万年来,有百万巨擘?”

    钟岳看得头皮发麻,心中还有疑惑,按理来说不可能有这么多,就算是五万年,所有种族的巨擘加在一起,能有一万便算是了不起了。

    “战王榜上记载的是进入小虚空的炼气士,其中有成为巨擘潜力的,并非是已经成为巨擘。”

    敖珊珊解释道:“有这个潜力,但修炼途中陨落的便占了大半,有的炼气士半途懈怠,有的被困在瓶颈,有的受困于情,有的受困于功法不济,有的心有旁骛,都有可能无法达到最高成就发挥出自己的潜能。大浪淘沙,百万名字能有一万已经是了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钟岳点头,大浪淘沙,这才是实际情况。

    仅有巨擘的潜力也不行,还需要百里挑一,才可以成为巨擘!

    他观览战王榜,寻到熟悉的名字,剑门历代门主的名讳他不知道,但是战王榜上有人族的画像和名讳,有可能便是人族进入小虚空的炼气士所留。

    人族在战王榜留下的名字不多,数量上远不如其他种族。不过剑门四大年轻高手的排名却是很高,风无忌、方剑阁、君思邪和雷洪都位列前百,显然先天灵体的潜力极高!

    “风无忌居然还排在方剑阁前面!”

    钟岳惊讶,随即恍然:“在我剑门之中,风无忌的确位列方剑阁之上,风无忌也是在方剑阁之前要突破修成真灵,可惜被雷洪打断。”

    除了这四位先天灵体,剑门其他拥有巨擘潜力的炼气士,排名便不再靠前,即便是老门主,也排名在百名开外,至于水子安,则排名在五六千名。

    钟岳还看到敖凤楼的名字,居然也进了前百,浪青云则要差一些,排在二百余名,但是相比来说也是惊人的成就了。

    “战王榜代表的不是战力,而是潜力。这榜上的强者绝大部分都已经死了,毕竟跨度五万年,就算神也活不了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敖珊珊幽然道:“凤楼师兄以前来过这里,便感慨说,前不见古神,后不见来者,只见其名其像,而无法与其谈经论道,让他心境很是悲怆苍凉。”

    钟岳和丘妗儿心中也有一种悲怆凄凉的感受,五万年太久,曾经史上光辉夺目的存在,也耐不住时光的侵蚀,终究会老去、死去。

    巨擘只能引领五百年,神可以引领万年,但那又如何?

    “五万年太久,只争朝夕!”

    钟岳精神一震,心道:“为自己的种族搏击万族,不问五万年之后自己是否还在,这才是豪杰所做所为!”

    “人族在榜上留名的太少,难怪被各族欺凌。敖师姐,怎样才能在榜上留名?”丘妗儿问道。

    敖珊珊还未来得及回答,突然只听一个大嗓门哈哈大笑,声音在这座小虚空城中来回滚动,极为洪亮,震耳欲聋:“一剑出西荒!人族的土鳖,钟山氏钟岳!居然还能在这里遇到你,钟师兄。诸巨山在此,来战个痛快!”

    钟岳循声看去,只见一尊膀大腰圆的小巨人大手拨开榜前的诸多炼气士,引起众怒,却丝毫不以为意,迈开粗壮的腿脚,大步向自己走来。

    “诸巨山?”

    钟岳怔了怔,认出这个小巨人,当初他在连云山脉杀出神族的包围圈,遭遇诸犍神族的炼气士。诸巨山当时在连云山脉堵截他,与他对决,不敌而走,是唯一一个同样是开轮境而没有被他杀掉的西荒神族炼气士!

    “巨山兄也修炼到灵体境了?”钟岳见礼客客气气道。

    小虚空一境一重天,每一重天都有一座小虚空城,钟岳他们所在的这一重天都是灵体境炼气士,所以钟岳才有此一问。

    诸巨山面目狰狞凶恶,但是却很有礼貌,还礼道:“被你打了一顿之后,我痛定思痛,没多久便修成了灵体。钟师兄如今也是灵体境了吧?与你对决,我不至于占你境界上的便宜,自然要公平一战。来,来,你我战个痛快!”

    钟岳笑道:“别急,我刚到小虚空,还有些疑惑未解……”

    诸巨山正欲说话,突然小虚空城一片嗡嗡的声音,不知多少炼气士在交头接耳,议论纷纭,很快像是传染病一样四下传播,更多的炼气士纷纷吵闹起来,声音越来越大,越来越响,声浪滚滚,无数个声音同时响起,汇聚成一股声浪洪流。

    “钟山氏?哪个钟山氏?”

    “是一剑出西荒的那个人族钟山氏吗?”

    “是逆开五轮的钟山氏吗?”

    “传说中杀出西荒的八头八臂八足的人族强者?”

    “钟山氏何在?出来与我一战!我倒要看看逆开五轮的存在强在何处!”

    “钟山氏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钟山氏在什么榜上?排在第几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钟岳愕然,只见小虚空城如同烧开的水一般沸腾起来,数不清的炼气士纷纷飞起,半空中一道道目光化作实质,光线从一只只硕大的眼球中****,在城中四下搜寻他的下落,不少目光从他身上扫过又自移开,继续搜寻“八头八臂八足”的钟山氏下落。

    “师哥的名头居然这么大这么响亮?”丘妗儿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敖珊珊噗嗤一笑,道:“还可以比这还要响亮呢。”

    她突然摇身一晃,化作长达数十丈的青色母龙,身躯盘绕,触须飘飞,抬起龙爪指向钟岳,高声道:“钟山氏在此!”

    丘妗儿连忙高声道:“敖师姐,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敖珊珊眨眨眼睛,低声道:“放心,在小虚空中你师哥死不了,就算是被人打死了,也可以在琅琊榜中重生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小虚空城突然安静下来,无数道目光唰唰唰落在钟岳身上,万目所向,注视钟岳,场面吓人。

    安静,极度的安静,似乎一根针掉在地上发出的声音都会清晰的传入耳中。

    敖珊珊也吓了一跳,心中忐忑不安,接着,便见大部分目光从钟岳身上挪开,落在诸巨山身上,不知多少声音在问:“钟山氏钟岳?”

    “逆开五轮的钟山氏?”

    相比钟岳,膀大腰圆的诸巨山更像是传说中的钟岳,所以这些炼气士才不去理会真正的钟岳而是向他看来。

    诸巨山被这些炼气士的目光注视,脸色唰的变得惨白,如此多的目光照射,带给他无以伦比的压力,即便他修成灵体境也觉得心境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毕竟这里是小虚空城,聚集在此的都是灵体境的炼气士,东、南、西、北四荒,再加上海外魔族、东海龙族,进入小虚空的灵体境炼气士差不多有九百上千!

    被如此众多的灵体境炼气士注视,尤其是这些炼气士都是开启了五轮,五大秘境中的阴阳秘境位于元神双眸之处,让炼气士的目光也蕴藏足以杀人的威力,这么多目光落在他的身上,这种压力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,是他!”诸巨山连忙抬手,指向钟岳。

    一道道目光折向,纷纷落在钟岳身上,钟岳面带微笑,向诸位炼气士点头:“大荒剑门,钟山氏钟岳,见过诸位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钟山氏钟岳不是八丈高八丈宽吗?怎么是一个小不点儿?”

    “看起来很弱很好欺负的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钟山氏,魃族炼气士魃俊向你挑战!”

    “凤栖族凤燕儿向你挑战!”

    “夔龙族夔东镇向你挑战!”

    “山神族山秋雨想领教一下逆开五轮的存在!”

    “河伯氏河川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个身影纷纷落下,降落在战王榜前,将钟岳、丘妗儿、诸巨山和敖珊珊团团包围,围得水泄不通,声音吵杂,各个声音会聚在一起,都是大嗓门尖嗓门,甚至还有老叟的苍老声音。

    钟岳无奈,又不得脱身,连忙高抬双手高声道:“诸位师兄,安静,安静一下!一个一个说!”

    声音渐渐平息下来,还是有不知多少目光落在他的身上,一位背上长着驼峰的神族炼气士上前,笑道:“人族钟岳,驼峰族驼千仞想要领教……”

    钟岳看了看驼千仞,微微皱眉:“太弱了。”

    驼千仞脸色剧变,喝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钟岳脸色微变,连忙摆手解释道:“驼兄别误会,我不是说你。我是说在场的各位太弱,都是弱鸡,弱得像小鸡崽儿,看起来很好欺负的样子。驼兄千万不要误以为我只说你……”

    小虚空城突然又变得无比安静,只能听到粗粗的喘息声,好像火山即将爆发。

    敖珊珊眨眨眼睛,低声道:“丘师妹,你师哥一向都是这样说话,这样遭人恨吗?”

    丘妗儿茫然,为钟岳辩解道:“我师兄一向很有礼貌的,待人可好了,你看他还向驼师兄解释免得引起误会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