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人道至尊 > 259.第259章 疯狂

259.第259章 疯狂

一秒记住【58小说网】acorncv.com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两位少女出现在镇封堂前,一个站着,一个坐在轮椅中,都是阳光明媚的少女,一个目光是似水般的温柔,一个目光是月光般皎洁。

    那一声“岳哥哥”却不是目如秋月的丘妗儿喊出的,丘妗儿只称他为“师兄”“师哥”,喊出“哥哥”这话的,是“水清妍”那老魔头。

    “妗儿师妹,你的腿不是已经好了吗?”钟岳心中纳闷,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丘妗儿的木轮椅转动,向他驶来,笑道:“早已经可以行动自如了。只是前天我与水师妹比试时,一不留神腿被水师妹打折了,至今未好,所以只能先坐着轮椅。”

    钟岳眼中闪过一道精芒,向一旁的“水清妍”看去,杀机内敛,微笑道:“水师妹好本事。不知道师妹能否打折我的腿?”

    “水清妍”温柔若水,双眸含情,轻笑道:“有机会的话,人家倒很想试一试呢。”

    她看到钟岳的眼神,心中凛然,立刻觉察到钟岳的杀机。

    钟岳俯下身子,在丘妗儿的玉腿上捏了捏,检查她的骨骼,唯恐“水清妍”使坏,将她的腿骨悉数打碎或者留下什么暗疾。

    丘妗儿脸色微红,心道:“鹿婆婆不在身边,师哥果然毛手毛脚的,趁人家身子不便乱摸人家……”

    她刚刚想到这里,突然感觉到钟岳的精神力涌出,在搜寻她的骨骼方位,检查伤口的断处和断筋重连,这才知道是误会了钟岳。

    “我原本以为他是乱摸,原来是为我检查身体,还好我没有拍掉他的手,否则他会误会我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丘妗儿只觉心里暖暖的,低声道:“师哥,没有大碍的,我只是小小的受了点伤,水师妹也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“水清妍”眉眼噙泪,凄然道:“岳哥哥,人家伤到了胸,胸口被丘师姐刺穿,差点心脏都被丘师姐摘了下来,你也帮人家揉一揉罢?”

    “心脏差点被摘下来?妗儿师妹如今已经能够与天象老母并驾齐驱了吗?嗯,多半是门主将大自在剑气的真传,悉数传授给妗儿师妹了。”

    钟岳心中了然,大自在剑气乃是第一代剑门门主传下的功法,本身便是神一级的功法,只有门主才能修行。不过丘妗儿因为身体孱弱,所以被门主早早的传下剑牌儿,后来钟岳发现剑牌儿中的奥妙,学会了大自在剑气的剑纹,传授给丘妗儿。

    前往孝芒神庙时,门主又传授给丘妗儿大自在剑气的神通,钟岳估计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,门主将大自在剑气的所有奥妙都传授给她,所以这女孩儿才能突飞猛进,与天象老母并列。

    “岳哥哥不帮人家揉一揉?”“水清妍”搓了搓自己鼓囊囊的胸脯,凄婉道。

    钟岳抬头看她一眼,似笑非笑道:“好啊,只要你敢让我揉,我又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他走上前去,“水清妍”连忙后退,咯咯笑道:“岳哥哥,人家怕被你占了便宜呢,你若是把人家的胸揉碎了,人家的心儿可就属于你了。”

    钟岳倒真想把这老魔头揉碎了,把心脏摘下来捏得稀烂,可惜这老魔头不给他下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天象老母还在我剑门,神使便还在我剑门,雷洪之死只是一场闹剧罢了,是用来转移视线的棋子。可惜,雷洪直到死时都不知道他只是一个棋子……”钟岳心道。

    丘妗儿询问他为何在此,两女这才知道钟岳竟然接替了南千芳的位子,成为了新的镇封堂主,“水清妍”暗道一声糟糕,她原本也对镇封堂主这个位子虎视眈眈,没想到竟然被钟岳得了去!

    “神使还说,南千芳已老,他有足够的把握让我稳稳地成为镇封堂主,现在看来,他的胳膊还是拧不过门主的大腿!”

    她目光闪动,心中暗道:“剑门的老鬼,为何会派钟山氏前来?难道他发现了?”

    她心中不由忐忑不安,钟岳乃是剑门门主的亲信,这是确认无疑的事情,剑门门主对他青睐有加,传授给他大自在剑气,虽然没有全部传授,但仅仅剑纹已经是非同小可!

    “钟山氏是剑门老鬼的半个弟子,丘妗儿是整个弟子,现在那老鬼派出他的一个半弟子都在这里,多半便是为了看住我,不让我动手!”

    钟岳瞥了这女子一眼,传音道:“水师妹居然没走,着实让我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水清妍”轻笑道:“岳哥哥还留在剑门,人家怎么舍得走?”

    这两位少男少女对视一眼,都在暗暗磨牙,寻思如何弄死对方,丘妗儿关切的询问钟岳这半年来闭关的情形,钟岳随口应答,脑中出现的画面却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“水清妍”。

    “水清妍”则在旁边笑吟吟的听着,突然笑道:“岳哥哥,东荒里也有一个岳哥哥,叫做龙岳,这个龙岳可把你比下去了,此人干掉了数十位妖族的灵体境强者呢。岳哥哥要不寻他比划一下?”

    钟岳面色微沉,别人不知道“龙岳”“钟岳”是同一个人,但是这老魔头却早已知道,这是在威胁他呢!

    “这厮是告诫我,她掌握着我的秘密,如果我不从她,她就四下宣扬出去。”

    钟岳眼角抖了抖,“水清妍”传音道:“钟山氏,想不让我说出去也可以,开启镇封殿,让我拿一件东西。这件东西拿出来之后,我立刻便走,绝不回头,绝不会再回剑门再回大荒,更不会帮助孝芒神族对付你们!只要你让我得到属于我的东西!”

    钟岳心中微动,险些便要答应下来,随即想到天象老母乃是魔族的魔神,魔神一向引诱世人,她的话也能相信?

    而且,自己给她想要的东西之后,只会助涨这魔头的实力,自己却没有落得任何好处,只得到其空口承诺,随时会违背的承诺。

    “险些便相信你了。”

    钟岳目光闪动,传音道:“好啊。师妹,你想取回自己的肉身吧?待会随我一起进入镇封殿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水清妍”目光闪动,看到他眼中闪过的一抹寒光,心中一凛:“他想在镇封殿内干掉我!”

    “你帮我把镇封殿内的肉身取出来,然后交给我。”她再次传音道。

    “被她察觉了。”

    钟岳暗叹一声,不再理会她,推着木轮椅向外走去,心道:“现在没有鹿婆婆跟着,倒是与妗儿师妹独处的好机会,而且师妹的腿脚不便……”

    他与丘妗儿有半年时间未见,少男少女心中一片火烫,却都压着胸中的激情,不逾越,只有眉目传情,目送秋波。

    “哇,这边风景真好,我怎么从前便没有发现?”钟岳身后,“水清妍”惊叹道,做出观望状。

    钟岳回头,狠狠地瞪她一眼,“水清妍”只当没有看见,走一路跟一路,始终不离不弃。

    钟岳被她弄得兴致全无,与丘妗儿回到镇封堂,钟岳取出镇印,笑道:“师妹,这外面的封印都是假的,里面镇压的都是死物,我镇封堂真正的镇封之地,却是在这里。你如今是镇封堂的副堂主,岂能不见识一下真正的镇封殿?我开启镇封殿,带你进去看一看,顺便清理一下死殿。”

    “真正的镇封殿?”

    丘妗儿好奇起来,道:“镇封堂居然还有真假之分?师哥,什么是死殿?”

    “被镇压的妖魔鬼怪死了之后,便是死殿,需要腾出来,用来镇压其他魔头。”

    钟岳看向“水清妍”,似笑非笑道:“水师妹,你也是副堂主,有资格看一看真正的镇封殿,有没有兴趣一起进去?”

    “我坏了他的好事,这家伙老羞成怒,一心要在镇封殿内干掉我了!”

    “水清妍”心中一慌,也知道钟岳把持镇印,这恐怕是自己进入镇封殿的唯一机会,就算钟岳要杀她,她也只能硬着头皮闯!

    “只要感应到我的肉身,让我的肉身震破封印,十个他我都可以捏得死!”

    “水清妍”咬牙,笑道:“自然是想,还请岳哥哥带路。”

    钟岳微微一笑,祭起镇印,四异兽飞出,将山壁打开,门户出现,将两位少女请入镇封殿之中,心道:“就算杀不了这老魔头,也要将她封印镇压起来,让她永世不能翻身!待会去那几座死殿去搜刮宝物,让这老魔头探路,探过路之后,便将她关在其中!”

    他心中杀念大炽,元神秘境中,鹏羽金剑蠢蠢欲动,随时准备出手。

    三人走入镇封殿,钟岳脸上笑容更多,推着木轮椅走在粗大的锁链上,向镇封殿深处走去,向丘妗儿说着四周一座座铜殿内镇压的是什么凶神恶煞。

    咚——

    突然一座铜殿剧烈震动,仿佛里面有一头庞然大物在撞击铜殿,试图破开封印!

    钟岳急忙看去,心头微震,那座铜殿,正是镇压门主之子风孝忠之殿!

    “外面的三个小辈,我看到你们了!”

    铜殿剧烈晃动,撞击声越来越响,只听一个厚重充满魔性的声音从里面传来,铜殿的铜墙铁壁上竟然浮现出一张扭曲、疯狂的面孔,眼珠子滚动,向钟岳三人看来:“放我出去,我给你们无上的绝学,我开创出的绝学,神灵的奥妙!只要你们放我出去,我还会传授你们神灵不死的奥秘!”

    钟岳沉声道:“不要理会他,咱们走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们没有注意到吧?”

    铜墙铁壁上的那张面孔疯狂大笑:“你们没有注意到元神之中的第六轮罢?那是六道轮回,每个灵魂体内都有一个六道轮回……放我出来,我告诉你们开启六道的秘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