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人道至尊 > 258.第258章 大凶大恶

258.第258章 大凶大恶

一秒记住【58小说网】acorncv.com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门主之子?”

    钟岳没有跟上南千芳,而是折返回去,上下打量这座铜殿,只见铜殿上的封印有些眼熟,他分辨片刻便认出这封印是出自老头子之手!

    “门主亲自封印他的儿子?”

    钟岳呆了呆,怔怔道:“为何门主要将他的儿子封印在这种地方?”

    薪火突然道:“殿里的人还活着。里面的家伙,很强呢。”

    “有多强?”钟岳问道。

    “比孤鸿子和剑门的四大年轻高手要强,差不多是巨擘级别。”

    钟岳心头一惊,被镇压这么久还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,甚至差不多是巨擘,这岂不是代表此人被关押前就已经是一尊巨擘了?

    “门主的儿子这么强大,为何还要将他关押在这里?”

    南千芳折回,道:“钟师弟?”

    钟岳询问道:“师姐,门主为何封印自己的儿子?风氏一族人丁稀少,但每出现一个都是了不起的人物,门主之子如此出色,为何还要封印他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做了恶。”

    南千芳迟疑一下,道:“你入门晚,有所不知,门主在百年前便已经将他封印于此了。师弟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她引领钟岳向前走去,继续道:“门主这个儿子名叫风孝忠,门主给他取这个名字是盼望他孝顺,对人族忠诚。不过名字是名字,风孝忠的天资绝代,天分极高,修炼速度极快,但还是出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钟岳静静听着,风孝忠拥有如此惊人的天分,年纪轻轻便修成巨擘,光芒耀眼,但也养成了骄纵跋扈的性格,而且阴险有如毒蛇。他为了研究功法神通,潜入东海,将龙族的强者捉了四五个,把这些强者的肉身剖开,分辨龙族肉身的肌理构造,骨骼架构,肠胃,大脑,血液流向,打算寻找出观想的真意。

    他还拷打元神,解构这些强者的元神和灵,以及魂魄,试图研究出灵可以长生的奥妙。

    他又潜入西荒,把西荒的神族强者掳走,也是如法炮制,甚至盗走神像,他还去过南荒,解剖武道强者的肉身和元神,试图破解武道强者的肉身奥妙。

    风孝忠被发现时,他的大殿里,悬挂着数以百计的其他种族炼气士,都被剖开,露出心肝和脑浆,大部分都还没死。

    有的元神被囚禁,分解成三四块,被勾魂锁钩住,无法动弹。有的元神被切开,五大秘境被掏出来。有的灵和魂被分离了一半,以便研究灵和魂如何结合。

    这是大荒剑门的丑闻,如果是这样的话,他还不至于被门主永远封印,他最恶的地方在于研究魔族的功法神通,甚至用同族来试验,杀了数以千计的人族,取魂魄,取血液,炼制魔道魂兵!

    “风孝忠事发后,他还狡辩说,他杀的人族都是从妖族、神族那里买来的奴隶不是大荒人族,反正是要被其他种族吃掉的,死就死了,何必为这件事追究他的过错?”

    南千芳叹了口气,道:“门主对他说,无论哪里的人族都是人族,身为风氏残杀同族就是不对。如果他只是将其他种族的强者掳来,门主还打算保他,但是连同族都如此残害,门主便不愿保他了。”

    钟岳回头看了那铜殿一眼,心道:“这个风孝忠的确是个大凶大恶之徒,不过也阴险狡猾,否则也不能作恶这么久才被发现。”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的诸多神通,诸多图腾,都是观想龙族、妖族、神族的肉身练就的神通,钟岳也曾经想过捉住蛟龙,将其解剖研究肉身构造,完善神通。只是这种事情太过残忍,他并未这么做。

    没想到风孝忠不但付诸行动,甚至变本加厉。

    “如果他不对同族下手,门主说不定便不会动怒,甚至说不定还会帮他掩护。”

    钟岳心道:“但是残杀同族,将同族的尸体和魂魄炼制成魂兵,这就过了!”

    南千芳走到下一座铜殿前,道:“这里是天象老母的肉身所在。天象老母的肉身被斩,已经身死,不过依旧是一具了不起的肉身,可以练成神兵!”

    钟岳看向这座铜殿,心道:“水清妍来到镇封堂做副堂主,为的便是她的肉身吧?她的肉身已死,无法回到肉身之后还能存活。不过她却可以将自己的肉身练成魂兵,还可以提取自己的血脉,改造水清妍的肉身,变成真正的天象老母。门主让我接任南师姐的位子,成为镇封堂主,想来便是让我镇住她吧?”

    “师弟,这铜殿中镇着的东西,是从我剑门地底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南千芳坐在山神手上,脚踩锁链来到一座铜殿前,道:“当年魔魂禁区第一次爆发魔魂阴障,最为强大的魔神残魂把禁区打通,然后出来作恶,几乎让我剑门覆灭。那时是第二代门主在位时期,我剑门死伤惨重,炼气士死伤大半,这才将那魔神残魂镇压,第二代门主进入禁区,要保剑门五百年太平,进去之后便没有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钟岳默默点头,他在魔魂禁区中见过第二代剑门门主的尸骨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还看到剑门历代门主的尸骨,历代门主为了保剑门和大荒的太平,在老年时舍身进入魔魂禁区。

    “有些人,为剑门做得太多,而有些人,却只知道索取。只知道索取而不知道付出的,没有资格成为剑门的门主!”

    钟岳心中感慨,跟着这老妪继续走去,剑门的镇封殿镇压的东西极为可怕,有些甚至是蛮荒时代的恐怖生灵,连南千芳也不确定这些东西死了没有。

    “宝地,真是一个宝地啊……”

    钟岳识海中,薪火双眼放光,喃喃道:“岳小子,这里绝对是一个大宝库,若是能弄出来炼化,那就发达了!”

    钟岳摇了摇头,这里面的每一个东西或者生灵如果放出去的话,都会让剑门大乱,甚至说不定会灭门!

    “薪火,不要胡闹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胡闹,这里面有些老家伙已经老得快死了,有些已经老死了,继续封印在里面也没有用处,而且占空间。”

    薪火蛊惑道:“你这个镇封堂主,难道不将这些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家伙清理出去?这应该是你的职责才对。”

    钟岳心中微动,向南千芳道:“师姐,这铜殿里面的东西,如果死了,是否要清理出去?”

    南千芳看他一眼,道:“我镇封堂主的确有这个职责,不过师弟应该知道,若是这里的东西没死,你开启封印的话,那你就死翘翘了,而且还会引起暴乱。实不相瞒,老身担当者镇封堂主百余年,一个铜殿都不敢清理。师弟若是有这个胆子的话,我这里有一份单子,是上上任的堂主交给我的,说这些殿里的东西已死,可以清理出去。他也不敢清理,交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她交给钟岳一张羊皮,钟岳打量一眼,上面写着几座殿名,里面镇压的是何物,殿的方位,何年何月死的等等。

    “清理死掉的东西,需要慎之又慎,若是镇封堂的铜殿空着的还充裕,便不要清理。若是真的要清理,那些妖魔鬼怪的尸体便放到外面的殿中,继续镇压着。”

    南千芳着实不放心,又嘱咐几句,然后走到最后一座铜殿前,道:“这座铜殿倒不算危险,里面镇压的是一口剑的剑柄。”

    这座铜殿最为高大,耸立在这片空间的地底中央,高达一百多丈,相当雄伟!

    “剑柄?”

    钟岳纳闷,前面的那些铜殿镇压的都是了不起的妖魔鬼怪,极为危险,而这里应该是镇封堂的核心,怎么只会镇压一口剑的剑柄,而且南千芳还说没有危险?

    “师弟开启铜殿便知。”

    南千芳笑道:“老身担任堂主时,也进去看过许多次。看过之后,再将此殿封印即可。”

    钟岳催动镇印,将这座铜殿的封印徐徐解开,门户开启,只见这座铜殿内部空空荡荡,只有一柄巨剑的剑柄插在那里而剑身仿佛穿过铜殿,插入剑门山的山体之中。

    这剑柄高达百余丈,如此大剑,不知是何人所炼,剑柄古朴,仿佛已经经历了漫长岁月,似乎比剑门还要古老许多!

    “这口剑,不是我剑门之物,我大荒人族的先祖来到剑门之前,此剑就已经存在。”

    南千芳道:“第一代门主说这口剑刺入地底的魔魂禁区,整座剑门山都是由此剑的剑气形成,所以此剑万万不能拔出,否则必有不可测的事情发生。不过这口剑乃是神剑,即便是门主也拔不出来,所以我才放心的让你看看,因为你也只能看看,拔不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钟岳看向这口大剑,心头微震,想起自己在魔魂禁区中的见到的那口巨剑的剑尖!

    那巨剑的剑尖插入禁区核心的那个巨球状的心脏之中,剑尖在那里,剑柄在这里!

    “师弟,镇封堂的事务我已经悉数交割给你,老身也该告辞,安享晚年了,希望这镇封堂在你手中平平安安,风波不起。”

    南千芳与钟岳走出这片空间,再三嘱咐,道:“师弟若是遇到难处和不解之处,便来南麓氏部落找我。”

    钟岳谢过,目送这老妪离去,这老妪为了这座镇封堂,付出了自己的青春,一辈子镇守在此,值得尊敬。

    “岳哥哥!”

    他正在感慨,突然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,钟岳循声看去,脸上露出笑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