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人道至尊 > 255.第255章 垂钓

255.第255章 垂钓

一秒记住【58小说网】acorncv.com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大原荒地,钟岳恢复本来面目,心念一动,周身烈焰熊熊,气息变得狂野,乌发飞舞,甚至连头发都被笼罩在火焰之中。

    太阳之火!

    他整个人被笼罩在火光之中,如同一尊火人。

    呼——

    他的身后突然出现一道火焰,刚才他走过之地,地底仿佛埋藏着烈油,熊熊燃烧,火势蔓延千余里,如同一道火龙。

    钟岳身形一动,驾驭火光向大荒而去。

    他离去之后,约莫过了四五天之久,只见大原荒地的地面震动,一头头小山般庞大的盘獒奔腾而来,在地面四处乱嗅。这些盘獒搜寻到这里,突然失去了钟岳的气味,只能嗅到灰烬的呛鼻气味。

    盘獒抬头四下观望,接下四面八方奔去,继续搜寻千余里。

    甚至有些盘獒还升至半空之中,去嗅空气中流动的气味,却始终没有收获。

    “奇怪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庞然大物迈步走来,身形如同大山,长着三颗脑袋,突然这三首盘獒身躯一摇,化作一位白袍祭祀,正是出身自孝芒神庙的孝初云,目光中充满了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只见一头头盘獒向他狂奔而至,相继隐没在他的身躯之中,没过多久,所有的盘獒消失不见,只剩下孝初云还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这些盘獒是他的化身,身上的龙鳞所化,用来追踪对手最好不过。

    “龙岳那小子的气味到了这里便突然断去,这小子到底到哪里去了?”他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长老,龙岳的气息还在孤霞城附近。”

    突然一个声音传来,只见浪青云迈步走来,手中提着一盏魂灯,正是钟岳的魂灯,笑道:“你追错方向了。”

    孝初云冷笑道:“魂灯如果有用的话,他早就被你杀了。青云,这魂灯对他来说,绝没有半分的用处,根本不可能探查到他的方位。”

    浪青云心中一怔,思索片刻,道:“难道他有隐藏自身魂魄气息的办法?难怪我在陷空圣城时,会突然失去对他的感应。”

    “魂灯不是没有破解的办法,这个龙岳,一定是得到了龙族巨擘的教导,传授他破解魂灯的办法。靠魂灯,捉不住他!”

    孝初云冷冷道:“而现在,他用大火烧去自己的气味,不知所踪。这手法,与杀了孝初晴焚尸灭迹的手法一样,不留痕迹!杀了孝初晴的,的确是他!”

    他四下看去,低声道:“大原荒地,西连西荒,东连东荒,南连大荒,北接北荒,现在谁也不知道他去了何处。青云,你回去,我要四处游历一番,只要得到这小子的消息便立刻赶过去!”

    浪青云点头,闪身离去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钟岳已经来到剑门山的脚下,剑门山金顶上的四明兽率先发现他的踪迹,告知门主。没过多久,蒲老下山,将钟岳悄然无息的带上山去,来到问心殿前,宣布剑门如今是多事之秋,门主改变心意,让钟山氏提前出关。

    “蒲老,雷洪之死,到底是什么情况?”钟岳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蒲老先生迟疑一下,摇头道:“这件事最近闹得影响极坏,风无忌原本已经将要突破,修成真灵,被雷洪这一闹,几乎走火入魔,如今修为实力大损,雷湖氏的许多炼气士都是心惊胆战,唯恐被门主秋后算账。毕竟风无忌和门主都是风氏……”

    钟岳目光闪动,道:“我想知道,雷洪死后,水清妍何在?”

    “水清妍?”

    蒲老先生道:“这倒是一件大事,水清妍修成灵体境,如今做了镇封堂的副堂主,被赋予重任。与她一起晋升的,也是你的熟人,邱妗儿,也是灵体境,比水清妍不慢,她如今也是镇封堂的副堂主。对了,你如今是什么修为?”

    钟岳魂不守舍,没有回答,心神大乱:“天象老母还在我剑门之中,而且如此高调,竟然还成为了堂主……谁给她这么大的胆子?”

    他不由打了个冷战,心中有了定论:“雷洪,的确是替死鬼!”

    “水清妍”的修为实力如此突飞猛进,比先天灵体也丝毫不慢,甚至更快,很明显有问题!

    钟岳的修炼速度虽然也是如此之快,但是钟岳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,别人以为他是日曜灵体,但实际上他是有薪火的指点,再加上常年在外大大小小的战斗不断,屡屡遭遇生死险境,是用性命拼出来的!

    “水清妍”的修为实力居然也可以做到这么快,这里面自然很有问题,但却没有引起多少怀疑,甚至任命她担任重职要职,这说明,那个神使的权势极高,在剑门中简直可以说只手遮天!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,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神使?能够连雷洪这等先天灵体也被利用,临死前也没有说出那人是谁,这个神使隐藏得够深……不对,不对!”

    钟岳突然想起一事,他曾经怀疑神使隐藏在四大年轻高手风、方、雷、君之中,是因为君思邪遇伏,险些身死,而如果神使不是年轻人,内奸是年轻人呢?

    “门主说雷洪贪念太重,所以送命,那么与神使合作的人族内奸是雷洪,神使另有其人!”

    钟岳心中恍然,心道:“神使应该是我剑门中身居高位之人,位置极高,高到可以只手遮天的地步,趁着门主年迈将死,所以想要夺权,成为剑门门主!”

    蒲老先生道:“你既然‘出关’,还是先去见一见门主。门主这些日子劳心费力,又老了,不知还能活多久。”

    钟岳跟着他,一脚高一脚低向金顶走去,心道:“他在剑门中的根基广大,甚至可以将天象老母带出剑门魔墟,可以让水涂氏的长者唤来水清妍让天象老母夺其肉身,陷害水子安。还有权力翻阅神战之地的生路图,记下这幅图交给孝芒神族。”

    “他甚至还可以操纵雷洪,说不定对雷洪有着天大的恩情,雷洪对他感恩戴德,鳄龙对他也是感恩戴德,愿意以性命报答!”

    “他在我剑门中权势滔天,甚至连水清妍这等疑点如此之重的妖孽都可以重用,让她在我剑门中担任要职!”

    镇封殿是什么地方?

    钟岳虽然没有去过剑门的镇封殿,但也听说过镇封殿的来历。镇封殿是镇压封印之地,镇压的是在大荒作乱的魔头、妖孽以及剑门的叛徒!

    他还听说过,在蛮荒时期剑门刚刚创立,镇封殿内还镇压了西荒的神灵!

    这等重地,岂能让一个疑点如此之多的女子看守,封其为副堂主?

    蒲老先生见他一直在皱眉思索,心中诧异,不知他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剑门中,拥有这等可怕的人脉,滔天的权势的,到底会是谁?”

    钟岳刚刚想到这里,突然只听一个苍老而又温和的声音道:“钟山氏,门主提前放你出关了?”

    钟岳抬头向那老者看去,心头狂跳,呆呆的站在那里,蒲老先生见他不答,连忙解释道:“钟师弟刚刚听闻雷洪的事情,难以置信,有些魂不守舍。门主让他出关,也是要吩咐他几句,免得如雷洪一般误入歧途。虞大长老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那老者正是长老会之首的虞大长老,闻言叹息道:“雷洪之事,我也痛心万分,这孩子是我看着他长大的,遥想当年年,他淘气顽皮,没有让我少费心。说起来,我还是他半个师傅呢。刚才我从雷山那里回来,劝慰雷山长老,雷山老了许多岁……唉,造化弄人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着钟岳,目光凌厉,喝道:“钟山氏,你是日曜灵体,比五曜灵体还要出色,但是练剑者先练剑心,心若坏了,便如雷洪一般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钟岳看着这位满脸正气刚正不阿的大长老,木然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听闻你在内门之中,从未去过剑心堂,我很担心你的心境造诣!”

    虞大长老转的声音振聋发聩,如同当头棒喝:“这次门主让你在问心殿中思过,也是为你好,要你磨砺剑心,不至于走入歪魔邪道,明白吗?”

    钟岳躬身:“弟子明白。”

    虞大长老露出笑容,点头道:“你醒悟得还不算晚,好生修炼,不要辜负我和门主的一片苦心。我去看一看风无忌,他受苦了,平白遭受无妄之灾,而且这次修为跌落,不知道今后还能否突破,修成真灵……”

    钟岳目送他离去,蒲老先生继续引领钟岳向金顶赶去,感慨道:“门主曾经说过,我剑门内有虞长姬,外有水子安,是如鱼得水。幸好虞大长老这些日子在剑门上下奔走,才让雷洪叛变之事没有闹大。否则风氏与雷湖氏打起来,只怕我剑门便要分裂了。”

    钟岳依旧沉默,跟随他走入金顶,只见金顶的大殿后院里,老头子坐在池塘边,还在钓鱼。

    “钓鱼,钓鱼,虞大长老……”

    钟岳摇了摇头,只见老头子挥手,让蒲老先生退下,头也不回道:“回来了?”

    钟岳恭谨道:“回来了。钓鱼呢?”

    “钓鱼呢。”老头子回头,嘴巴里的牙齿掉的只剩下一颗下门牙,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