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人道至尊 > 225.第225章 目标:圣器

225.第225章 目标:圣器

一秒记住【58小说网】acorncv.com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他必死无疑!敖氏的祖灵祭起盘龙剑,剑斩其肉身,以这位巨擘的肉身和元神,无法与盘龙剑的余威抗衡。他坚持不了多久便会元神分解……”

    薪火呆了呆,突然想到钟岳选择这根鹏羽的原因,失声道:“你的目标是神翼刀?”

    钟岳笑道:“这位鲲鹏族巨擘死后,神翼刀便是无主之物。这位鲲鹏族强者肯定不会去寻鲨祁山和其他传送来的鲲鹏族,因为这些强者正被东海龙族围攻围剿,若是去寻鲨祁山等人,恐怕保不住神翼刀。而且鲨祁山能背叛龙族也能背叛鲲鹏族,他也对鲨祁山有所防备。所以我觉得,他一定会躲起来,将神翼刀藏好,等待鲲鹏族的下一波强者传送过来,取走神翼刀。”

    薪火兴奋万分,道:“你得到这根鹏羽,鹏羽与神翼刀乃是一体,只要将鹏羽放开,这根鹏羽便会自动回到神翼刀旁!然后我们便会寻到这口鲲鹏族的圣器……”

    圣器!

    神兵中的神兵!

    想一想都让人激动得浑身发抖!

    钟岳压下心头的兴奋,道:“不过还有一个难题,就是神翼刀的神威一定很可怕,怎么把神翼刀带走,这是个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神翼刀是与龙族圣器盘龙剑齐名的神兵,想要接近都困难万分,以钟岳的修为实力,恐怕还未走到神翼刀旁边便会被神威压得分解了!

    薪火也自犯愁起来,突然道:“你把我那盏铜灯带来了吗?”

    钟岳点头,薪火的那盏破破烂烂的铜灯他原本一直放在药篓中背在身上,后来开启元神秘境便放在元神秘境之中。如今他的元神秘境已经足够大,可以放一些魂兵之类的东西,但是稍大一些的东西还是放不下。

    “带着那盏灯便好,我那盏灯是第一代燧皇为我炼制,灯内存放灯油的地方,存放一口千里长短的神翼刀也是轻松!”

    薪火思索道:“唯一的难题是你拿不起神翼刀,把这口圣器弄到手你也祭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盏铜灯内部竟然这么大?”

    钟岳呆了呆,浑然没有想到那盏破烂得丝毫不起眼的铜灯居然内部空间如此广阔,神翼刀长达千里,薪火居然还说轻松,可见那盏灯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!

    “用那盏灯收取神翼刀,将来某一天,我应该便能祭起它了!”

    他在识海中与薪火对话,迟迟不动,敖龙安还以为他迟疑了,有些不想要那根鹏羽,心中不禁一跳,连忙道:“你只能选一件,选定便不能再换了!还不快走?”

    钟岳走出这座万宝阁,心满意足,敖龙安也走出万宝阁,心满意足,将钟岳赶出万宝阁,便立刻向敖氏老宗主汇报,说了此事。

    老宗主笑道:“干得好!那根鹏羽没有鲲鹏族的图腾纹便根本修复不了,已经丢在万宝阁中几万年了,始终没有人能修复,早该清理出去了。龙安师弟,你用一件垃圾保住了一件宝贝儿,有功!”

    敖龙安也是颇为开心,笑道:“还是这个人族小子心太贪,觉得鹏羽是鲲鹏族圣器的一部分,肯定非同小可,所以选了鹏羽,却不料自己反而吃个大亏。”

    “人族就是这样短视。”

    老宗主笑道:“鲨祁山叛乱,其他四大氏族还在围剿,刚才有消息传来,鲲鹏族传送来的强者已经伏诛,但是鲨祁山身负重创逃往海外大荒,进入魔族的领地。魔族与我龙族也有大仇,进入魔族追杀这厮有些凶险,四大氏族即将来我龙城相商,商议是否要出动五位巨擘,带着五件神兵进入魔族,务必要将鲨祁山斩杀,以绝后患。这是大事,而且我龙族的祖龙祭也即将举行,也要会商一番,定下名额!”

    敖龙安点头,这两件事都是大事,容不得有半点的马虎。

    尤其是祖龙祭,更是要选拔出从蕴灵境到丹元境最为出类拔萃的龙族,举行盛大祭祀,每个境界都会得到祖龙的赐福,必然要经过一场激烈的争夺!

    “钟山氏贪得无厌,居然也想混入其中,得到祖龙赐福,注定他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。”

    老宗主笑道:“不过我龙族答应他的,就不会少了他的,祖龙祭的名额给他留一个,他落选之后只能怨他自己本事不济,怨不得我们。还有,这几日看住他,万万不能让其他氏族的强者与他接触!还有,他的真实身份是人族这件事,万万不能泄露出去,这是我们敖氏要挟他,让他与我们合作的本钱!传出去,便不是我们的本钱了!”

    敖龙安领命,下去准备。

    陆府司中,钟岳静下心来,小心翼翼的用自己灵魂不断祭炼这根鹏羽金剑。鹏羽金剑已经败坏到连普通魂兵都不如的地步,上面裂纹太多,断掉的鲲鹏图腾纹太多,而且还有盘龙剑的威力残余,不能施加任何外力,即便是以灵魂温养,也必须倍加小心。

    他不敢在这根鹏羽金剑上烙印任何图腾纹,否则都有可能导致金剑的碎裂,只能用自己灵魂温养,让这根鹏羽变成自己的魂兵,以自己为主。

    “龙族的小气是出了名的,地位越高的龙族,便越是小气,想要吞并东荒,却连点代价都不愿意出,只愿意拔一毛。不过,这根毛绝对会拔得龙族肉疼!”

    钟岳只觉自己的灵魂渐渐渗透鹏羽之中,鹏羽被他祭炼,渐渐运转如意,只是没有丝毫威力威能,这鹏羽即便飞出百里,他也可以清晰的感应到方位,心道:“还是不够,须得炼到就算飞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我的感知,才能寻到那口神翼刀!”

    这根鹏羽不能见光,只要拿到外面,便被一股奇特的力量牵引,想要飞走。

    应该是鹏羽与神翼刀是一体,总想回归本体之中,回到神翼刀上,钟岳也是借助自己的元神秘境镇压,这才免得鹏羽飞走。

    若是现在鹏羽便飞走的话,在深海之中,漆黑一片,超过百里他便难以感应到鹏羽离去的方位,必须要不断以灵魂温养,等到温养得如同灵魂的一部分,那才算是温养成功,可以去寻找神翼刀了。

    “岳小子,我们被龙族强者监视了。”薪火突然道。

    钟岳心中微动,跟着薪火的指点四下走去,果然看到自己厢房附近多出许多龙族的强者,一个个气息内敛,但却给他一种极为可怕的感觉,有两位还是敖氏一族的长老!

    “敖氏是担心我与其他氏族接触,将东荒货卖五家,从其他四大氏族那里也捞得好处。”

    他心中如同明镜一般,敖氏已经将东荒看作他们的盘中餐,自然不会容许他与其他氏族接触,心道:“可惜,如果能多卖几家,说不定能够得到更多的好处……”

    他也有将东荒多卖几家的想法,攫取最大利益,但有敖氏阻拦,想来根本没有这个机会。敖氏一族甚至连他去茅房方便都要派人盯着,至于上街,更是如临大敌,恨不得将他团团包围。

    清荷的眼伤痊愈,钟岳派这少女上街打探消息,也被诸多敖氏强者围的水泄不通,未能与其他龙族接触。

    “也罢,我已经得了两大好处,没有必要把事情做绝,若是做得太绝,敖氏恐怕也会给我小鞋穿。”

    钟岳放下这个心思,加紧温养鹏羽。

    这一日,敖凤楼归来,回归陆府司,他这些日子在外奉命剿灭鲨祁山的余党,率领大军东征西讨。他年纪虽然不大,但却是龙族中接近巨擘的存在,实力极为恐怖,还在许多龙族长老之上,年少英才。

    他的权势比许多长老还要大,地位还在敖秀等龙族年轻将领之上,否则也不能成为陆府司。所谓陆府司,便是掌管龙族登陆陆地的部门。

    敖凤楼归来,与钟岳稍叙片刻,得知钟岳从万宝阁得到一件宝物,敖氏老宗主还许他参加龙族的祖龙祭,脸色微变,却不动声色,径自找到老宗主。

    “宗主,这事我龙族做的不太厚道,你既然许他一件宝物,给他最好的便是!”

    敖凤楼躬身见礼,抬头道:“给他一个没用的羽毛,他现在虽然不说,但是将来发现羽毛没有用处,肯定心生怨恨!”

    敖氏老宗主笑道:“凤楼,这是他自己选的,岂能怨我们龙族?”

    敖凤楼脸色一僵,心中暗叹一声,道:“那么祖龙祭一事,又当如何解释?他不是龙族,就算是通天的本事,也不可能得到祖龙赐福。现在他不知道此事,但纸包不住火,将来他定然会知道,我龙族根本没有任何诚意给他宝物!这次钟岳不远十万里来我龙族,我龙族当为他的靠山,全心全意扶持他,这样他才能对我龙族死心塌地,忠心耿耿!用这种手段,一点小恩小惠也不给,只会让他离心!”

    老宗主笑道:“凤楼,你还是太年轻了些。不管我龙族对他如何,他都不会忠于我龙族,而是忠于人族。而且,我龙族与他明面上是合作,将来还不是要吞并东荒?早晚龙族和他会是仇家,现在给他各种宝物岂不是资敌?”

    敖凤楼呆了呆,心中只觉深深的无奈,叹道:“宗主既然计议已决,那么凤楼也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他无心再呆下去,返回陆府司,看到钟岳,只觉有些不安,过了片刻,道:“钟师弟今后若是有难处,尽可以来找我。只要是我力所能及,一定在所不辞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