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人道至尊 > 209.第209章 堵截

209.第209章 堵截

一秒记住【58小说网】acorncv.com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八丈高八丈宽?还有这样的人族?”

    龙春儿四女对视一眼,心中骇然:“这样的人岂不是四方四正?大荒之中的人族,都是这个模样儿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样子,应该是成精的大螃蟹才对吧?”

    钟岳哭笑不得,妖族显然对于人族钟岳的了解不多,孝芒神庙钟岳那一战也是在秘境之中,因此没有多少人将他战斗时的模样映照下来广为流传。

    孝芒神庙的强者自然也不会将自己的丑事拿出来宣扬,所以钟岳的事迹流传到外荒,往往就是以讹传讹,越传越是玄乎。

    再加上有心人推波助澜,钟岳的模样便越传越是古怪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,清荷总算见识钟岳的恐怖之处,这个“龙族”的实力太强了,强得不像是开轮境的修为,小舟在天上飞行,遇到对手来袭,还未接近便往往被他隔空击杀!

    “他的实力,应该快接近灵体境了吧?”

    清荷心道:“这等实力,开轮境几乎无敌了,不知道那个钟岳的本事比他如何?真想看到双岳对决时的火爆情形!”

    她又有些骇然,从“龙岳”宣布闭关到现在,也就是过了半年的时间,竟然如此突飞猛进,对与她来说实力深不可测!

    小舟飘行在半空中,经过苍苍白云,十多日后,这艘小舟距离陷空圣城只有不到千里。如今尚是寒冬腊月,空中飞行极为寒冷,但是他们都不是普通人,这种严寒倒可以承受。

    钟岳突然起身,看向前方,面色凝重起来,低声道:“有灵体境的强者……”

    清荷吓了一跳,脸色如土,心中同时有些怀疑:“他的感知真的如此敏锐,甚至连灵体境的强者也能感知到?”

    而龙春儿四女很是淡然,一副对钟岳无比崇拜的模样儿,丝毫也不担心自己和钟岳等人的安危。

    “荷姐姐要对老爷有信心。”

    龙秋儿安慰她道:“老爷战无不胜!”

    清荷哭笑不得:“这几个小丫头,不知天高地厚,根本不清楚灵体境是何等强大!灵体境的强者前来追杀龙岳,只怕我们这等小小的炼气士,随手就被他们杀了!”

    钟岳身形飘然而起,飞出小舟,道:“前方有灵体境强者打算伏击我,我无法护住你们。清荷,你带着她们先走一步,去陷空圣城等我。”

    清荷连忙答应,心中欢喜万分:“这倒是一个摆脱他的机会,只要逃回玄关,这四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也不还给他了,而是做我的使唤丫头!”

    “放心,过不久我便会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钟岳声音传来,似乎知道她的想法:“你逃不到玄关便会被我捉住,逃是逃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清荷冷哼一声,全力催动小舟,破空而去,钟岳则降落下来,心念一动,脚下生出两条蛟龙,蛟龙迈步向前走去,身形绵延起伏,翻山越岭赶向陷空城。

    奔行了百余里,只见前方一座山峦被白雪笼罩,白皑皑一片,山麓下有砍柴的樵夫手持铁斧,脚边放着一捆捆已经砍好的柴火,捆得整整齐齐,柴火粗细长短都是一样。

    这樵夫似乎畏惧严寒,取出火石生火,却怎么也生不着,瞥见钟岳足踏双龙而来,樵夫不由大喜,连忙高声道:“兄台,有火吗?怜悯则个,这天气快要冻杀我了!”

    钟岳足下的双龙轻轻一顿,停顿下来,低头向下看去,只见那樵夫一脸的憨厚,猪面人身,手掌长满粗厚的茧子,看似一个普通的猪妖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斧头也是破破烂烂,布满豁口,小眼睛期待的看向钟岳。

    钟岳足下一动,从龙头上走下,笑道:“原来哪里都有穷苦百姓,没想到在陷空圣城这等圣地,也有靠砍柴为生的妖族。”

    那猪妖陪笑道:“兄台说笑了。我们狶族在东荒的地位较低,没有什么领地,只能在其他领主的麾下讨个生活。劳烦兄台,为我点个火。”

    钟岳手掌轻轻一翻,只见掌心中跃出一团太阳之火,弯腰探手,将篝火点燃,道:“师兄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那猪妖盯着他的后颈,提起斧头砍下,笑道:“我叫狶樵,龙兄弟死后可别忘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速度够快,但钟岳的速度却也不慢,在狶樵斧头扬起的一瞬,刀光乍起,惊艳的刀光自下而起,迎向那柄破斧头!

    当,清脆的交击声传来,接着斧头断裂,被丈七獠刃生生切开,那狶樵心中一惊,急忙向后跳去。在他跳起的一瞬,便见他的身躯开始暴涨,肉身急遽膨胀,全身猪鬃毛疯狂扎出,根根如刺,脖颈后的猪鬃更长!

    咚——

    狶樵落地,震得山峦抖动,在他落地之后,便见他已经身化猪人,满口獠牙,目如铜铃,如同一头人立起来的黑野猪!

    “居然被你发现了,东海龙岳,果然有两把刷子!神牙也不愧是神牙,连我的开山斧也被斩断!不过你还嫩了些,你已经陷入我的阵法中了!”

    那猪妖哈哈大笑,只听嘭嘭嘭的爆响,被捆好的柴火突然纷纷撑破绳索,四面八方飞去,根根如桩,相继插入地面,赫然是一根根图腾神柱!

    这些图腾神柱落地,便疯狂生长,抽脂发芽,虽然是在隆冬之际,但却仿佛来到了春天,顷刻间钟岳四周便绿树成林!

    每一株参天大树上都浮现出密密麻麻的图腾纹理,闪闪生光,一道道图腾纹从树身上散发出来,便要连在一起!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善于逃遁,不过我这阵法名叫野猪林,专门为你而设,阵法一成便笼罩方圆二十里空间,蚊子也休想飞出去!在我的野猪林中,任你是龙族也要被我炼得服服帖帖!”

    那猪妖头顶天,脚踏地,两个通天鼻喷出浓烈的妖气如同滚滚狼烟,放声大笑,笑声未落,突然只见大地震动,一头头蛟龙从地下钻出,张开大口将那一株株大树连同树根树身树冠一起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顷刻间,不计其数的树林便被一头头蛟龙吞吃,扯入地底!

    狶樵吓了一跳,自己辛辛苦苦布下的野猪林大阵,竟然被这样破了去!

    树林消失,只剩下钟岳与狶樵面对面。

    猪妖低头向钟岳看去,冷哼一声,面色不善:“你在地底早就埋伏下蛟龙神通?你是何时识破我的?”

    钟岳手持獠刃,加上刀柄,大刀已经长达两丈,抬头笑道:“我在百里之外便已经感应到你的气息,待来到这里,只见你身材魁梧,砍了这么多柴却连气也不喘一下,再说砍柴热身,你却偏说冷,可见定有蹊跷。堂堂的灵体境强者,居然自甘装作一头野猪精,狶樵兄,你未免太下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因为你逃亡是把好手,我担心被你逃掉?”

    狶樵身躯一晃,全身鬃毛突然炸开,化作数以千计的毫针,漫天飞舞,向钟岳射去,随即大步抬起,侧身一拳轰下,狞笑道:“不过被你识破也好,索性大打出手!今日我便打死你,为惨死在你手中的猪妖兄弟报仇!”

    钟岳怒喝,身后元神浮现,五轮齐开,对****而来的毫针视而不见,提刀迎上狶樵轰落的巨拳!

    轰隆——

    刀和拳头碰撞,大地震动,两人交手之地的中央,突然裂开一道深达六七丈的沟堑,只见附近的那座不高的山峦也自震动,山体被震得裂开!

    钟岳被这位灵体境强者手中传来的巨力震得倒飞而出,人在半空,全身炸开一道道血线,而那****而来的毫针嗤嗤嗤穿破他的元神五轮,从他体内穿了过去,****而出,变成一根根血针。

    钟岳怒吼,周身群龙缠绕,只见对面的狶樵身躯伏下,化作一头山峦般大小的黑野猪,四足疯狂迈动,低头向他撞来,两颗獠牙如同两口长达六七丈的尖刀!

    这头黑猪奔行两步,突然右前蹄一道血线炸开,蹄子生生断去,赫然是被钟岳刚才那一刀将前蹄斩断!

    黑野猪身躯重重砸在地上,向前斜斜滑去,所过之处,山林纷纷倒塌,声势惊人。

    “我的手,我的手!”

    黑野猪吼叫,只见血针再次飞来,向钟岳****而去,与此同时,钟岳只觉强烈的危险涌上心头,只见那狶樵砸落之地,两口六丈獠牙咄咄射出,如同两口弯刀,向他斩来。

    “妖族不愧是妖族,一身魂兵!獠刃,祭!”

    钟岳暴喝,獠刃呼的飞起,迎上半空中的两口獠牙,三口刀闪电般来去,而在此时,血针飞至,钟岳怒喝,五行轮、万象轮、神才轮、阴阳轮、道一轮疯狂转动,如同盾面迎上****而来的血针。

    嘭嘭嘭的爆响不绝,那血针撞在五道光轮之中如同巨锤锤击,震得钟岳连连倒退。

    狶樵一跃而起,人立起来,低头冲向钟岳,撞天天倒,撞地地塌,凶恶无比。

    “龙行万里!”

    钟岳身形如同蛟龙,飞速奔腾而去,只见獠刃发出低鸣,紧随其后闪电般离去。狶樵怒吼,两口獠牙飞回,插在嘴巴里,只见两口獠牙上面布满了豁口,让他心疼得要死。

    “我的牙……”

    他轻轻触摸,突然其中一颗獠牙断去,切口平整,狶樵气得口鼻生烟,发力狂奔,向钟岳追杀而去,怒吼连连:“我的手,我的牙……臭小子,你给我站住!”

    钟岳身躯如同游龙,向前狂飙,突然前方两山之间如同一座门户,一位鸟足人身鸟首的妖族炼气士双足分开,劈出一字马脚踏两座山头,身后显出鹰翼,冷冷看着钟岳接近,嘿嘿笑道:“龙岳,某家等你多时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鹰家的,小心他的刀!”

    钟岳背后,狶樵高声叫道:“这厮已经将神牙炼制成兵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道刀光匹练般****而去,从那鹰家的灵体境强者胯下擦过,那鹰家灵体境强者腾空而起,捂住胯下,尖叫道:“我的鸟,我的鸟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