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人道至尊 > 190.第190章 保命令牌(第四更!)

190.第190章 保命令牌(第四更!)

一秒记住【58小说网】acorncv.com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两条青蛇越来越大,没过多久便从两三丈变成五六丈,盘绕在梁上的身躯越来越多,两对眼睛血红,紧紧地盯住钟岳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而且,青蛇的气息越来越恐怖,给人的感觉仿佛这不是两条蛇,而是两条恶龙!

    钟岳寒毛竖起,感觉到这两条蛇的实力在疯狂飙升,很快超越他,堪比灵体境的强者,而且实力还在不断提升之中,直逼丹元境!

    接着,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,一条条柳树根须从棺材的缝隙中钻了进来,爬到墙壁上,四下蔓延,如同赤红色的怪蛇!

    呼噜,呼噜。

    白骨床上的巨型“美人”打着呼噜,声音渐响,呼出的气变成腥风,腥臭逼人,吹得轻纱不断卷动。

    “美人”的娇躯渐渐变得狰狞,庞大,恐怖,将纱帐撑得高高鼓起,下方的白骨床都被压得咯咯吱吱作响。

    她的气息也越发恐怖,实力直线飙升!

    这应该是太阳将落,黑夜将临,这个奢比尸族也发生了奇妙的变化,原本雪娇的皮肤渐渐变黑,嫩手变得漆黑而细长!

    “奢比尸族要醒了!”

    钟岳顾不得继续炼化魂兵,急忙站起身来,快步走到门户边,用力推去,门户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“糟了,这棺材盖上面压着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钟岳额头冒出冷汗,身后呼哧呼哧的喘气声传来,那是两条青色大蟒的喘息声,这两条青蛇已经变化作十丈余长的大蟒,从白骨床附近一直攀到他的身后!

    腥臭的气流从两条大蟒的鼻孔中喷出,落在钟岳的脖子上,钟岳冷汗控制不住的流下,只听身后的呼噜声渐渐小了,那白骨床上的“美少女”即将醒来。

    钟岳继续发力,用力推那棺材盖门户,过了片刻,蛇头几乎长到他的后脑勺,钟岳甚至感觉到两条舌头信子在舔自己的脖颈!

    “万象轮,万象巨力,给我开啊!”

    钟岳暴喝,用力推去,这个巨大的棺材轻轻震动一下,开启了一线,一丝月光洒下,不知不觉间这棺材竟然从地底升起,已经有一部分来到地表。

    钟岳大喜,继续发力,突然只听后面传来一声女子的娇笑:“人族的少年,你进入人家的闺房,人家寂寞了几十年了,上一次进入人家闺房的是水子安,可惜是个老头子,吃起来没趣儿,玩起来也是没趣儿。还是你好,你很精壮……”

    “开!”

    钟岳暴喝,猛地发力,元神背后,道一轮猛地震动,带动五行轮、万象轮、神才轮和阴阳轮,统合五大秘境的力量,将自己的潜能全面激发,与元神一起向棺材盖推去。

    咯吱,咯吱!

    这座尸王庙终于开启,露出尺长的缝隙,钟岳纵身而起,向外冲去,却在此时,突然一条柳根唰的一声缠住他的脚踝。

    钟岳上半身已经冲到棺材外,但是这柳根缠住他的脚踝,向下拉去,竟然将他再次扯入棺材中!

    “糟了,奢比尸族已经完全醒了……”

    钟岳心头一沉,突然只见棺材外一只手掌探来,抓住他的手,同时一道细微如毫发的剑气擦着他的脸颊飞过,嗤的一声将他脚踝处的柳根斩断。

    那只枯瘦的手掌轻轻一提,将钟岳提出这座山神庙。

    钟岳落地,急忙看去,只见水子安站在他的身边,不由松了口气,彻底放下心来。说来奇怪,他原本怀疑水子安是人族的叛徒,背叛了剑门,但是这几日的相处,他却觉得水子安这个人族老者,让人说不出的放心,毫无理由的放心!

    只要把事情交给他,你便无需再担忧,无需再去烦扰,他绝对会将事情办得妥妥当当漂漂亮亮!

    这就是水子安,也是老头子和风瘦竹说他绝不可能背叛人族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奢青娘,你是多少岁了,还与小孩子开这种玩笑?”水子安向从地底冉冉升起的黑黝黝神庙笑道。

    “哼,水子安,当年你闯入我的尸王庙,与我一起度过了三天三夜,有仇家寻上门来,我白天时虚弱,全靠你帮我挡住他们,我才保住性命。”

    尸王庙中,那奢比尸族的女子冷笑道:“我感激你,所以将三柳令给你,不管是谁只要手持三柳令,便可以在我的柳树下得到我的庇护,可是我并没说,他进入我的尸王庙中我不可以吃掉他。”

    水子安点头,笑道:“青娘自然是没说。所以我留个心眼,告诉他不可以进入你的庙,只能站在庙外的柳树下。当然,白天时,你虚弱无比需要沉睡,那时才可以进入你的尸王庙中躲一躲。奢比尸族虽然穷凶极恶,但是也讲信用,这点我是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“算你心思缜密!”

    奢比尸族的女子突然娇笑道:“你伤势很重?我能够感应到你的身体和元神都受了重伤,水子安,你的恩情我已经还了,不欠你什么了。你伤势这么重居然还敢在夜晚来见我,抢走我的粮食,难道就不怕我连你也一起杀了?”

    “青娘不要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钟岳心中一紧,水子安却淡然道:“我的伤势是与孝魔神和孝缺争斗所留,虽然伤势重,但是你也没有本钱留下我。你们奢比尸族的神灵常年没有祭祀,已经饿死了,我若是想走的话,你留不住。你的确可以杀了我身边的这小子,但是你若是杀了他,我便会在白天寻到你,将你从棺材里揪出来,送到高空之上让太阳暴晒,曝尸,让你哀嚎百天,惨不忍睹,然后再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棺材中的奢比尸族的女子沉默下来,过了片刻道:“算你狠。你们走吧!”

    水子安微微一笑,大袖一卷,迈步走去:“钟山氏,随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钟岳身后浮现金乌双翼,跟上他,低声道:“水长老,你的伤势很严重?”

    两人快步离开,水子安面色稍稍有些凝重,沉声道:“有些严重。孝缺了不得,炼就一轮残月,那件魂兵名叫残月照天星,凶性之大,比我的六十四枚剑茧也不逊色,月光一照,天星乱颤,铺天盖地飞来。可惜我的六十四枚剑茧在剑谷之中,没有带在身上,所以才与他争斗这么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笑道:“钟山氏,我之所以交友满天下,八袖通风八面玲珑,是因为除了我够强,只有强大的人才能得到他人的尊重和友情之外,还因为我救的强者也多。我救了他们之后,他们送给我保命的令牌。如今我救了你两次了,消耗了两面保命的令牌,你是不是意思意思,送给我一面保命令牌?”

    “我送给你保命令牌?”

    钟岳失声道:“长老,我才是开轮境,而你已经是巨擘了,还需要我的保命令牌?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一直是开轮境吧?”

    水子安笑眯眯道:“你若是一直在开轮境,那救你也就没有意义了,我掉头便走将你扔给追兵便是。快点,给我弄一块令牌,我须得好好保存着,说不定将来你强大了,我便能用得着了。”

    钟岳哭笑不得,只好随手切下一块林木,指尖剑气流动,雕琢出一块令牌,这令牌的一面写着一个“钟”字,另一面却绘刻着日月太极纹,交给水子安。

    水子安开启自己的元神秘境,郑重收下,笑道:“你看,我的令牌收集了不少了吧?”

    钟岳向他的元神秘境中看去,心中不禁骇然,只见这元神秘境中竟然挂着数以百计的令牌!

    水子安不无得意,道:“这些令牌,才是我最大的财富,是我行走各荒的本钱。你看风瘦竹,走到哪里都是被人喊打喊杀,辛苦得要死,而我走到哪里各路豪强便迎到那里,我水涂氏的使者前往各荒,也都获得礼遇,这就是区别。当然,这次为了保你小子,我也被那些强者喊打喊杀了。”

    钟岳长长吸了口气,喃喃道:“强大的人才会得到友情和尊重,水长老能够走到如今这一步,主要还是因为你够强大。一个人是如此,一个种族也是如此,我人族想要得到其他种族的友情和尊重,也需要变得更加强大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需要你操心了,你只是披着我人族的皮囊而已,你这个叛徒。”水子安冷冷道。

    钟岳愕然,道:“水长老还是怀疑我是剑门地底的魔魂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水子安悠然道:“别以为我是在救你,我其实只是完成门主的嘱咐而已。”

    钟岳笑道:“既然你怀疑我是魔魂,为何还要救我?正如你所说,我即便死了,门主和风长老也怀疑不到你的头上,反而会安慰你无需介怀。为何你反而要两次救我性命,甚至不惜消耗你的保命令牌?”

    “你别想太多,我现在保你性命是为了做得更像一些,到前面你就死翘翘了。”

    水子安笑眯眯道:“你急什么?你不是怀疑我是人族的叛徒吗?我这个叛徒,要做就得做得像一些,不会让你一开始就死了,而是我历尽千辛万苦的救你,费尽心血,然后无力挽回你的性命,让你呜呼哀哉了去。这样才能显示我对人族的忠心耿耿,门主和瘦竹才不会怀疑到我的头上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半真半假,钟岳打量他的表情,也看不出任何讯息。

    “既然水长老为了除掉我处心积虑,那么长老为何还要我刻一面保命令牌交给你?”钟岳问道。

    水子安脸色一僵,气道:“要你管?老夫最讨厌的便是你这种脑瓜特聪明的家伙!这种家伙,仗着自己聪明,死得都特别快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第四更!今天,宅猪再次做到了四更!这牲口疯了,这牲口又爆发了,这牲口超神了!!兄弟们你们也疯一次吧,爆发一次吧,超神一次吧!砸过来更多的月票!!PS:宅猪真的疯了,因为,今晚十二点之后,就是七月一号,还会有两章爆发!!兄弟们准备好七月的月票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