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人道至尊 > 163.第163章 谈崩了

163.第163章 谈崩了

一秒记住【58小说网】acorncv.com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钟师兄,请。”

    “水清妍”笑吟吟将钟岳迎入自己的洞府,丝毫也没有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样子,笑道:“钟师兄果然是信人,应约前来。今晚月色真好,明月佳人相伴,钟师兄有没有意乱情迷?”

    钟岳跟随她走入洞府,抬头看去,只见明月挂枝头,隐约可见月亮上的山峦轮廓,真是明亮皎洁。

    “水清妍”的洞府虽有洞府之名,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这里已经像是一个宫阙了,洞府并非是真的山洞,而是府。居住在山洞之中是人族早年的事情,但是在有巢氏和伏羲时代的大庭氏之后,各族便鲜有居住在山洞之中,而是居住在明亮宽敞的房屋里。

    她的洞府还挂着许多灯笼,墙壁上也镶嵌着几颗夜明珠,又有各色图腾柱被月光一照,散发出皎洁光辉,真是一座女儿家的闺府,即便是夜晚也分外妖娆,另有一番动人之处。

    “好月色!”

    钟岳赞叹一声,悠然道:“明月是有,佳人未必,至于意乱情迷更是无稽之谈。”

    “水清妍”与他并肩而行,香风相伴,佳人目光流转,笑道:“师兄夺得了孝初晴师妹的灵,被这月色照一照,想来对修为也是颇有裨益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不懂师妹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钟岳哈哈笑道:“说实话,与师妹这个万年前的天象老母说话,又称你为师妹,我心中着实惴惴不安。”

    虽然如此说,他却丝毫没有惴惴不安的意思。

    两人话语中暗藏机锋,针锋相对,钟岳不承认自己杀了孝初晴,也是担心这女子暗中以神奇的法术将他的声音记录下来,或者此地暗藏什么高手。自己如果承认,便会被抓个现形,有口莫辩。

    “水清妍”扑哧笑道:“钟师兄的防备之心很强呢,请坐。”

    他们走过曲径浮桥,来到池塘中心的凉亭中,“水清妍”指间有火光闪动,烧沸一壶茶水,起身为钟岳斟茶,道:“我这里没有外人,你在我这里说的一切话,都不会被第二个人听到。”

    她嫣然一笑:“孝师妹死的消息传来,我也是吓了一跳,立刻去寻神使。你猜神使怎么说?他松了口气说,死的好。”

    钟岳神情微动,孝初晴之死引起了巨大的波澜,而隐藏在剑门内部的神使却说死得好,这代表着神族内部的利益并非一致,孝初晴的到来威胁到了神使的地位,因此神使才会巴不得见到他干掉了孝初晴。

    而且“水清妍”也吐露出一个重要的事情,那就是剑门的内部,还有一个神使!

    “她一定是以为我知道了许多秘辛,所以才将神使的消息吐露出来,看来我剑门内部的确有孝芒神族的势力渗透。”

    钟岳心道:“这个人到底会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“水清妍”看到他的表情,心中一凛,顿知自己还是无意中说出钟岳不知道的事情:“这小子,知道的事情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多,是我失策了。不过他无法从我口中套出更多的东西!”

    钟岳微微一笑,道:“师妹邀请我来,肯定不会是为了一个死掉的孝初晴吧?这位神使还有什么话要说?”

    “水清妍”抿嘴笑道:“他的要求很简单,那就是我来参加与孝芒神族的同辈对决,你就老老实实的在一旁看着。还有,今后钟师兄老实一些,本份一些,出头鸟死得快,出头的人也死得很快。否则你杀了孝初晴的事情,只要稍稍放出一丝风声,你在孝芒神族便是死路一条,没有半分的生机。别忘记了,你是去过月亮上的人。”

    她意味深长的看了钟岳一眼,刻意点出最后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去过月亮上的人”,单凭这一点,便足以让孝芒神族尽最大的力量去将他斩杀,将他抹除!

    因为去过月亮,发现孝芒神族的秘密,干系实在太大!

    月灵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孝芒神族的老祖宗的灵,若是这件事传扬出去,引起的轰动可想而知,孝芒神族数万年的谋划恐怕都会落空!

    漫长的时光以来,所有拜月的种族膜拜月亮,壮大的都是孝芒神族老祖宗的神灵,事情传出去,便会无人继续膜拜月亮,感悟月灵。

    所以孝芒神族断然不会容许这件事传出!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钟岳干干脆脆道:“我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水清妍”冷哼一声,眼中凶光一闪:“钟师兄是打算撕个鱼死网破吗?你就算将我是天象老母的事情传出去,又有几人会信?而神使将你杀了孝初晴的事情传出,你便会必死无疑,没有半分生机!”

    钟岳眼中精光闪动,微笑道:“我如今得到门主的传承,是剑门门主的半个弟子,我的话,分量比从前重了许多,长老会都须得掂量掂量!”

    “水清妍”咯咯笑道:“好,那么你是如何看出来我是天象老母的?你拿什么来证明我便是天象老母?”

    钟岳心中一沉,“水清妍”看着他的面部,留意他任何表情变化,突然笑道:“你也有自己的秘密对不对?正是因为你的秘密,所以你发觉我是天象老母,而你若是告诉别人我是天象老母,别人要你拿出证据,你便会秘密暴露对不对?”

    钟岳心中又是一沉:“万年前的老魔神,果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!”

    “水清妍”抿嘴笑道:“我早就怀疑你不是钟山氏,而是另有神魔占据了钟山氏的肉身,所以你才会修为实力突飞猛进。你不想暴露自己的秘密,正是因为你也是神魔!既然你知道我的来历,那么你我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,你到底是何人?现形吧!”

    钟岳心中微动,哈哈大笑,声音突然变得无比苍老沧桑:“小丫头,居然被你看穿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又突然变得沧桑中夹杂着年轻男子的厚重声线,两种声音混合在一起,诡异无比:“天象老母,你在我面前,相当于一只小小的虫豸,我全盛时期,你这样的小虫豸,我随手捏死一大把!我比你要想象得更加古老,我的来历,你猜测不出!”

    “水清妍”心头大震,脸色剧变,上下打量他,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钟岳两种声音重叠,仿佛是两个不同年纪的人在同时说话,而且是说同一句话,这显然是钟岳的肉身和钟岳的灵魂在同时开口,只是他的“灵魂”要远比他的肉身沧桑,所以才会如此诡异!

    钟岳心中忐忑不安,识海中薪火却在兴奋雀跃,刚才两种声线重叠,一种是钟岳自己发出,另一种是钟岳要求薪火发出。

    钟岳和薪火做出这种事便是想要唬住她,薪火没心没肺自然不会担心,只会觉得好玩,但钟岳却担心被这头女魔神看穿,若是天象老母知道自己是故意唬他,恼羞成怒将自己干掉孝初晴的事情传出去,那就糟糕了!

    若是那样的话,孝芒神族必会不遗余力的将他抹杀!

    “你唬我!”

    “水清妍”脸色突变,钟岳脚下凉亭陡然炸开,凉亭的顶盖呼的一声飞起,四根亭柱四下飞去,这女子霍然起身,衣袖翻飞,如同雪白的大蟒向钟岳的脖子卷去,冷笑道:“你是神魔不假,但是你绝不会比我更强!想吓唬我,又不想露出真容,哪有那么容易?给我现形吧!”

    钟岳危坐不动,屈指弹去,“水清妍”衣袖舞动,突然嗤嗤炸开,露出雪白的粉臂,只见她的双臂陡变,密密麻麻的鳞片从皮肤下钻出,陡然化作两头大蛇,手掌化作蛇口,血盆大口张开,向钟岳咬下!

    钟岳身形平平向后移去,“水清妍”手臂所化的大蛇紧追而来,越来越大,越来越粗,头角狰狞,蛇头竟然长出龙角,弥漫凶戾之气!

    “跟我斗,你还嫩!”

    钟岳喉咙中突然传来“莽牯”一声巨响,翻手两掌狠狠拍下,打爆空气,盖在蛇头之上,两条大蛇如触电般乱颤,“水清妍”手臂抖动,两条大蛇又变成手臂,欺身近前,剑丝嗤嗤嗤作响,赫然是动用了十凶兵中的剑茧,向钟岳绞杀而去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她身后突然一道乌光腾空而起,化作一条漆黑的长鞭,带着腥臭的尾勾,冲入剑茧剑丝大阵,向钟岳脑门钩下!

    钟岳身躯一摇,身后显出一尊黑影,一条条手臂张开,又有金光灿灿的羽翼呼的一声展开,羽翼化作剑光,一根根剑羽上下飞舞,挡住剑茧剑丝,一条条手臂抓向****而来的尾勾。

    呼——

    钟岳手掌发力,将这女子抡起,狠狠砸去,只听轰轰轰的巨响不绝,“水清妍”撞穿一道道墙壁!

    这并非是纯粹的妖神明王诀,而是他将鸟首人身双翼的金乌神形态与八臂明王形态结合,故意似是而非,免得自己龙岳的身份败露。

    钟岳紧随其后,突然心中一凛,只见雪白的象鼻从破开的墙壁中飞出,嗡的一声象鼻变得无比粗大,如同一个布袋,将他向象鼻中吸去!

    “还不现形?今日我便打得你现形!”“水清妍”冷笑道。

    钟岳双翅一张,振翅而飞,却见屋舍坍塌,宫殿破碎,那女子的双腿和双足都化作镰刀般的利刃,长鼻卷动,屁股后面黑色尾勾翻飞,与他近身搏杀!

    “近战之下,我岂会怕你?”

    钟岳显出八臂,头颅却变成六目怪人,长着六只眼睛,两人都不似人类,碰撞在一起,房倒屋塌,顷刻间“水清妍”的洞府便被两人的攻击余波震得夷为平地!

    两个身影翻滚,瞬间碰撞千百次,突然有人声传来,一道道身形快速从其他洞府飞来,却是其他内门炼气士感应到两人交战,前来探查。

    “水清妍”连忙散去天象老母的形态,钟岳也收敛自己身后异象,两人还在交手,但是“水清妍”不用天象老母形态,肉身近搏哪里会是他的对手?

    钟岳一拳将这女子砸在地上,地面震动,顿时出现一个深达丈余,方圆十多丈的大坑,如同陨石落地。

    “我说捏死你,便能捏死你!”钟岳探手一抓,扣住这女人的脖子,将她提了起来,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水清妍”衣衫破烂,双足猛地一盘,扣住钟岳腰肢,用力一搅,将钟岳搅倒在地,冷笑道:“未必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?什么人?”

    一位位炼气士飞来,半空中火光熊熊,向下照去,看到少年和少女纠缠在一起,衣衫散乱,半空中的炼气士都是微微一怔,有女炼气士脸色羞红,啐了一口将脸蛋扭向一边。

    “钟山氏的大种牛,果然向水师妹下毒手了……”

    有男炼气士失魂落魄道,四周一片狼藉,显然场面很是火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