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人道至尊 > 159.第159章 杀气滔天

159.第159章 杀气滔天

一秒记住【58小说网】acorncv.com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(月票快要被追上了兄弟们,还有月票的尽快砸过来吧,宅猪拜求诸位啦!)

    “这次内院争夺龙虎榜,估计是为了争夺蕴灵境第一、脱胎境第一和开轮境第一,而堂主之间,则是争夺灵体境第一,丹元境第一,至于法天境应该是我剑门四大高手之间的争夺了。”

    钟岳回到内门,只见内门的氛围比他上一次离开时又要好了许多,诸多内门弟子战意高涨,都在勤奋修炼,向龙虎榜上的高手挑战更是家常便饭!

    这么短的时间,内门的炼气士修为实力便得到极大的提升,与他离开时相比简直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神族给剑门炼气士的压迫感,让他们开始奋勇猛进了。”

    钟岳在走向自己洞府的途中,便见到两三场炼气士之间的战斗,驻足观望片刻,心道:“只是他们如今的劲头虽好,实力也比从前提升许多,但是还缺乏生死磨砺,没有妖族的竞争残酷,战意够了,但杀意不足。”

    他经历了黑山秘境中的恶战,击杀天妖黎君之战,长街血战,突围之战,清荷之战和孤霞城边界之战,这么多场的战斗让他的眼力老辣,一双眼睛明察秋毫,能够轻易看出剑门的炼气士缺乏杀意。

    他如今站的高度与内门的这些弟子不同,看这些炼气士之间的战斗,便如同掌上观纹,一眼分明。

    这次与孝芒神族一战,对于剑门的炼气士来说,是一场难得的磨砺,是让他们张开眼睛去看外面的世界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让内门的弟子与神族相争,还是有些稚嫩,不过他们的确也需要一场风雨。”他心中暗道,浑然没有想过自己与内门的炼气士都是同龄人。

    钟岳自己的洞府,他长时间没有归来,洞府内的花园没有人打理,杂草已经长疯了,把鲜花都给遮住。

    钟岳提着小锄头走入花园,悉心锄草,给花儿施肥,又引来瀑布之水浇灌,忙碌了小半日,还未做完,便听洞府外传来叫门声。

    钟岳提着锄头开门看去,笑道:“原来是几位师妹,快快请进。”

    庭蓝月、虞飞燕、桃晏然和黎秀娘好奇的看着他,庭蓝月扑哧笑道:“钟师兄,我听几个师弟说,见到你回来了,你怎么不去挑战龙虎榜,反倒窝在洞府里,还是这样一幅装扮?”

    钟岳如今已经脱胎境的炼气士,而她们则还是蕴灵境,因此按照辈分要称钟岳一声师兄。

    钟岳将她们请入洞府,笑道:“我长时间未归,因此洞府里有些脏乱,所以打扫打扫。”

    四位少女走入洞府,黎秀娘忍不住道:“如今龙虎榜上打得火热,钟师兄难道就没有想法?”

    钟岳摇头道:“没有多少想法。”

    虞飞燕冷笑道:“我不信!就连我们姐妹几人都参加挑战了,这几个月来战斗几十次之多,我不信你没有想法!”

    庭蓝月得意洋洋道:“钟师兄,我们姐妹如今修为实力大进,手段可是比从前厉害多了,你这些日子没有现身,多半连我们都打不过了!要不要比划比划?姐姐能打得你叫师姐饶命!”

    钟岳早已发现这几位女孩儿如今的实力比从前强大许多,也不禁为她们开心,道:“别闹。”

    庭蓝月气结,黎秀娘目光闪动,道:“钟师兄不想比划一下吗?我上次败给你,很想找个机会再较量一下!你若是赢了,我帮你打扫洞府!飞燕,你想不想与钟师兄比划比划?”

    虞飞燕点头,淡淡道:“我担心师兄这些日子惫懒惯了,也好,不如见识见识师兄这些日子的修为进境。晏然,你说怎么样?”

    桃晏然扑哧笑道:“钟师兄毕竟是脱胎境,咱们还是蕴灵境,还是四个打一个才有胜算。如果钟师兄输了的话,须得给我们四个打理洞府。”

    庭蓝月雀跃不已,道:“就这么定了!师兄,你很快就要做师弟了!”

    钟岳无奈,道:“好吧。四位师妹,请。”

    过了片刻,四女乖乖的帮钟岳打扫洞府,清除杂草,为鲜花浇水,清扫灰尘。

    “一招都没有递出去就输了,钟师兄太不给我们面子了。”庭蓝月愤愤道。

    “我被吓哭了。”

    桃晏然有些不好意思道:“刚才他的气势好凶,我还以为他要吃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虞飞燕和黎秀娘面色还是有些苍白,她们招式还没有递出去,钟岳的气势散发出来,便将她们镇得头脑一片空白,只得乖乖认输,老老实实的帮钟岳清扫洞府。

    “钟师弟在吗?”

    突然,洞府外传来一个嘹亮的大嗓门,高声叫道:“别躲在里面了,我知道你回来了!”

    钟岳正在雕刻石雕,闻言心中微动,把雕琢一半的石雕放在一边,上前开门,只见潭真风风火火的闯进来,嘿嘿笑道:“你果然回来了!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!这些日子你不在,不知大事发生,如今我的实力今非昔比了,一个能打你俩……咦?这么多师妹都在这里,为你清理家务?钟师弟果然了得!”

    潭真看到正在忙碌的庭蓝月和虞飞燕等女孩,不由竖起大拇指,赞道:“师弟虽然长得不如我俊俏,但手段比我也不逊色,我有五个未婚妻,你还差了一个才能追上我。”

    黎秀娘等人俏脸飞红,纷纷啐道:“潭师兄乱嚼舌头,当心烂舌根!”

    潭真不以为意,嘿嘿笑道:“我那五个未婚妻没一个待见我,见到我便喊打喊杀,把我追得满地跑,钟师弟倒了得,一个个弟妹都是齐心得很。我说你这些日子怎么不露面,原来是忙活这些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这小子无耻的样子。”钟岳识海中,薪火赞道。

    潭真大马金刀坐下,笑道:“风长老将龙虎榜分开,分为三榜,蕴灵境、脱胎境和开轮境各自一榜,如今我已经是脱胎境榜上第六,正准备挑战第五。钟师弟,上一次你我一战,不分伯仲,不如这一次再较量一二?你一定也想知道,你在龙虎榜上能够位列第几吧?”

    钟岳摇头道:“龙虎榜对我来说并无多大意义。脱胎境的榜上第一第二都是谁?”

    “第一是有虞氏的虞正书,第二是丘坛氏丘妗儿,第三位是水涂氏水清妍。第四第五也都是世家大阀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潭真垂头丧气道:“前三名中,居然有两个是女子,真是把我们男人都比下去了。虞正书进入内门时间较早,而其他两个女孩儿都比较晚,尤其是水涂氏水清妍,进入内门还不足一年,便成了第三……不过我会将他们都挑战下去,夺得这个第一,代表我剑门与孝芒神族的高手一战!钟师弟,来,你我大战一场,让我看看你这段时间的进境!”

    钟岳摇头道:“潭师兄,你我没有这个必要。”

    潭真心痒难耐,执意要与他比试,却在此时,只听洞府外传来叫喊声,叫钟岳出来,钟岳纳闷,走出洞府看去,只见十几位炼气士战意腾腾,站在他的洞府外,正是曾经被他痛打过一通的炼气士。

    “诸位有何见教?”钟岳拱手问道。

    “钟山氏,我上次败在你手,感觉不服,如今实力再有长进,所以前来挑战!”

    “出手吧少年!”

    “光明正大的大战一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潭真向众人怒目而视,喝道:“钟师弟早先能够与我并驾齐驱,如今我已经是龙虎榜上第六,你们还能比我更强不成?一群渣渣,都退下去吧!”

    钟岳抬手,笑道:“潭师兄无需如此。我剑门内门一直以来都没有多少斗志,而今斗志这么强,我也很是开心,既然诸位师兄师姐想要向我讨教,讨回场子,我岂能不为他们助兴?”

    潭真眨眨眼睛,道:“你要出手?”

    钟岳摇头道:“盛情难却。诸位师兄师姐,请!”

    他的气势陡然绽放,恐怖的杀意涌出,霎时间方圆数十里鸦雀无声,众人神情恍惚,仿佛看到地底涌现出血泉,咕嘟咕嘟的向外翻涌着血浆,顷刻间便将四周化作血海汪洋,一具具尸体漂浮在血海之上!

    他们耳畔仿佛传来神鬼的恸哭,哀嚎遍野,浮尸连天!

    这是钟岳的杀气绽放,给他们的心灵造成莫大的压迫,让他们身陷杀意之中,看到听到的重重异象!

    钟岳气势收敛,杀意消失,只见洞府前那十几位炼气士有的跌坐在地上,有的面色苍白,瞳孔放大,有的大呼一声转头狂奔而去,有的伏地嘤嘤哭了起来,被吓得魂不守舍。

    而在远处,内门的八位堂主纷纷被惊动,一个个飞上高空向这边看来,惊疑不定,剑气堂主喃喃道:“这么重的杀气,难道有魔头混入我剑门山了?”

    “毕竟还是没有经历过真正的厮杀,缺少了杀意,被我的杀意一激,战意便不存了。”

    钟岳摇了摇头,转头道:“潭师兄,咱们……潭师兄?”

    潭真额头冷汗滚滚,失魂落魄,背上衣衫被汗水浸湿,钟岳哭笑不得:“潭师兄也是个没有经过杀伐洗礼之人,外强中干。不过如果经历几场真实的恶战,应该也堪造就。”

    他的杀意实在太重太强,血海浮尸,不是这些炼气士所能承受的住,尽管剑门炼气士中不乏有天资横溢之辈,但是像钟岳这般经历重重厮杀的却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“我剑门内门的炼气士,往往缺乏杀气洗礼,弟子之间的较量尚可,但是遇到生死杀伐之战,便要吃亏了。”钟岳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而在远处,风瘦竹出现在八位堂主身边,有些失望道:“连这点杀气都禁不起,内门的这些小家伙只在同门间挑战可不行,胜不了孝芒神族的虎狼之辈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