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秘密的森林 > 1、旷工是第一次(上)

1、旷工是第一次(上)

作者:软软的金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58小说网】acorncv.com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什么?本部长您……准备休假吗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顿时传来一阵轻微的嘈杂人语。

    片刻后李正尧的声音就代替了原先负责接听的奉伽绮。

    “喂,老林?家里出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一身家居装的林深时站在二楼阳台的地推门前,伸手摸了摸两侧刚养上不久的盆栽植物,“只是忽然有点累了,打算休息几天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听上去很寻常,熟悉他性格的李正尧却察觉出了异样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子还跟我说没事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突然请假了吗?而且事前一点通知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我就不能请假吗?”

    林深时的反问噎住了李正尧。

    “别人都能做的事,为什么我不能做?至于通知,我现在不是正在做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说……”李正尧顿了顿,压低音量问,“你突然之间耍起小孩子脾气是怎么回事?昨天无缘无故旷工,今天随随便便给秘书打一通电话,你就管这种行为叫作‘通知’吗?”

    “不然你还想让我怎么通知你们?我可是你们的上级。”

    林深时说出口的话挺不客气,但那是由于听者是李正尧。

    他终究没在好朋友面前太过掩饰自身目前的心情,在电话那头的李正尧也迅速感受到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秒,李正尧才无奈地重新开口:“好吧,我知道了。之前听小溪说,你还生病了?趁机会在家里休息几天也好——你还有话要对金组长他们交代对吧?我把电话给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金尚植等人刚刚在旁边把两人的对话大致听在耳中,于是在转交手机后,金尚植也就没再多问,公事公办地同林深时交流起了之后他不在公司的期间,一些事务该如何处理等问题。

    林深时也十分耐心地一一同公司这群中高层人员沟通完,这才在奉伽绮情绪有些低落的告别声中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结束通话后,他望了眼外面阳光明媚的天气,独自发了会儿呆,又把手机举到眼前看了看。

    手机的背壳还犹在发烫。

    他花了几十分钟的时间,仿佛在甩包袱一样,把本来应该由他承担的那些事务统统丢给了他手底下的这群人。

    事由正不正当不好说,不过无论是林深时本人还是HArt公司的职员们都不会去追究,因为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请假的申请已经通过正式渠道发给了曺诗京,至于同不同意都无所谓。总之林深时会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里过上与工作、与Han Shin集团彻底隔绝的生活。

    他要一个人静下心来好好思考一下。

    楼下传上来妹妹的呼唤,注视手机屏幕黑下来的林深时终于回过神来,他伸手关上了打开通风的地推门,转身下楼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我出去旅游这半个月,你准备单独待在家里吗?”

    小碎步地赶紧把热气腾腾的砂锅放到饭桌上,林饮溪脱下了围裙和隔热手套,在林深时对面坐下,很关切地问:“你真不打算和我一起出去玩一玩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你和朋友一起出去玩,加一个我算什么?”林深时低下头开始吃饭。

    林饮溪抿抿小嘴,也就不再提起这事,露出可爱的笑脸来,给林深时盛了碗汤,献宝般送到他面前去。

    “你尝尝看,我按网上查到的菜谱刚自学的韩式大酱汤。正不正宗不好说,但味道应该不错。”

    面对妹妹期待的小眼神,始终绷着脸的林深时总算是莞尔一笑,很给面子地当场喝了两口,而后咂咂嘴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有点咸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发现韩国的酱油比我们国内的酱油咸度要高不少,等我回来之后肯定做顿完美的给你!”

    林深时微笑地看着转眼间就充满雄心壮志的妹妹,眼里装有淡淡的温柔。

    然而很快,他嘴角的笑意又莫名转淡。

    原因大概是他想起了某位常常为他下厨又常常忘记做饭的人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在今天这样的时候就会更加想念她。

    那个人,现在又在做些什么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林允儿,你能不能打起精神来?”

    站在厨台前的林允儿恍惚地看了一眼“咕噜咕噜”冒出气泡的汤锅,紧接着就回过头去,呆呆地“啊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在想什么啊?”

    姐姐林允珍叹口气,接过了她手中那瓶酱油,放回橱柜里去,又拿出了另一瓶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浓酱油当成汤酱油用。呀,只是让你帮忙煮个大酱汤而已,才一两个月不见,你不会是开始讨厌我了吧?”

    被姐姐没好气地说了几句后,林允儿才像是完全回神。她苦笑地抬起手摸了摸额头,喃喃说:“抱歉,我这几天实在没什么精神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林允珍看看她,神色间也添上了几分关心,“你生病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……就是,有点烦心的事。””林允儿摇摇头。

    林允珍若有所思,也不避讳地问:“你还在想分手的事?听说消息七月份就要对外公布了?”

    “欧尼!”林允儿哭笑不得地侧头看去,“我不早就跟家里说过,那件事对我来说已经结束了吗?”

    “每个分手之后的人都像你这么说,嘴上结束了,心里面呢?”

    林允珍一脸恨铁不成钢地接替了林允儿的位置,一边往锅里加酱油,一边感慨地说:“我跟你说啊,这男女之间分手,无论是因为什么样的理由,彼此还是会成为对方在意的人。因为分手本来就是遗憾的事,人这辈子不就最在意遗憾吗?只有一种情况会是例外。”

    “例外?”被姐姐嫌弃的林允儿也不敢反驳,站到后面好笑地问,“什么例外?”

    “除非,你已经有新的喜欢的人。”

    林允儿倏地一怔。

    “没错,新的喜欢的人。”

    如同是听见了妹妹的心声,拿汤匙试味的林允珍转过头来眨眼说:“本来恋爱就是这样,会给人留下永远忘不掉的伤口,也拥有抚平那些伤口的魔力。如果你有了一段真正的新恋情,那么才算是和过去的感情彻底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林允珍就把汤匙送到妹妹嘴边。

    “尝尝看,味道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发愣的林允儿下意识就喝了一口,而后咂咂嘴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有点酸,又有点甜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林允珍诧异地收回汤匙,刚要自己再尝一尝,旋即反应过来,“呀,死丫头,咸辣口的大酱汤你能尝出酸味和甜味来?”

    奈何林允儿已经发出恶作剧得逞的笑声,往客厅里退去。

    正坐在客厅里看报纸的林父抬抬头,失笑地瞧了瞧这对从小玩闹到大的女儿,日渐苍老的脸庞上也流露出了些许的欣慰和温情。

    “阿爸!”林允儿很亲昵地坐下来,抱住爸爸的手臂,“周末你想好要去哪里旅游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只是个节日而已,你们平时能多给家里打几通电话就行了。”林父故作不耐地翻动报纸,“还有,你要真想孝顺阿爸,早点带个男朋友回来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带回来,以我目前的状况,即便带回来也不可能结婚啊。”林允儿不假思索地咕哝。

    结果她这话一说,林父就目光怪异地瞅瞅她,放下报纸问:“我怎么听你这意思,好像你已经有男朋友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啊,我只是陈述事实而已!”林允儿面不改色地回答。

    林父盯了她两眼,最后摇摇头,继续摊开报纸说:“随便你们吧。反正也就两天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大不了我到时候旷工再陪您几天?”

    “行了,说点有诚意的话。今天难得回家里一趟,好好待一会儿再去工作。”

    林允儿立马信誓旦旦地重重点头,眼角的余光却比进去厨房之前还要高频率地瞥向放在桌几上的手机。

    某人和她,已经有一整天没互发过信息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那个姓李的是不是又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“又?”

    “你会来韩国不也是因为他吗?”

    收到哥哥惊讶的眼神后,正在吃饭的林饮溪就平静地说:“我一猜就知道。你来韩国,他有可能不知道你的人事调动吗?要是他不希望你来,肯定就改了。”

    林深时反应过来,低声地说:“大人的事,你别管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还当我是小孩子。之前也是,你书房里睡过女生,我要是不问你,你是不是等到结婚才打算告诉我,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?”

    “有些事不告诉你,那是因为那些事不该与你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和你有关的事怎么就和我无关了?我也能帮上忙好不好!”

    “你能帮什么忙?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对我有愧疚吗?大不了我舍下面子,帮你去说说呗。所以啊,你就告诉我,你和他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我铁定站在你那边!”

    “行了,老实吃你的饭。”

    正巧有电话进来,林深时看了眼来电显示,拿上手机站起身来,然后冲妹妹摆手示意,走到角落里去接通了来电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裴小姐?有什么事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