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> 仙侠修真 > 王者风暴 > 第848章 笔下风骨傲

第848章 笔下风骨傲

一秒记住【58小说网】acorncv.com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扶风子有些傻眼,这个周烈打起架来如同疯子,手持一把螭龙回纹匕首演化剑招,也不知道他哪儿来那么大杀气,只要被他锁定,就一招快似一招,一招狠过一招,最后飙飞的剑意更带着破尽万法的凌厉。

    尽看他表演了,以至于手中拂尘慢了一瞬,让敌人抓住机会祭出金光闪闪玉印。

    “咔嚓……”风雷之音充斥耳轮,扶风子用力跺脚使身形一分为三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穿在身上的袍服闪现出大量草书,每个草书都仿佛正在演练招数的高手,瞬间推出成千上万枚手印,叠加上去与金灿灿大印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碰撞声此起彼伏,扩散出一波波冲击。

    冷不防筑起一道高大身影,仿佛神话传说中的雷公,伴随着森森妖气炸出狂雷,闪电之间将扶风子的三道身影一起包裹进去,以肉眼可见速度结成电茧。

    周烈大笑:“老年人,行不行?这就遭到封印了,我怎么觉得这招儿专冲你来的,如果不行就吱一声,我完全可以以一敌二。”

    只听“唰啦”一声响,扶风子好整以瑕站在敌人面前,原来刚才那三道身影全是假象,他借机隐藏了真身。

    扶风子仰头看向好似雷公的妖灵,冷哼道:“护道宗没落了,为了追求力量不惜损害祖灵的潜质!就算在短期内造就一批四品修士,也绝难向前迈进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吼!”雷公煽动背后双翅,怒火冲天说道:“你说的轻巧,世间能有几人如你这般幸运开启圣人血脉?只要能臻至四品雄祖期!化身成妖灵又如何?哈哈哈,这妖灵之身可以为我提供强大防护,已将本上人的身体完美融合进去。再看看你,生怕被祖灵夺了意识,这些年只能忍耐。你应该继续忍耐下去,进驻诸天便可得到宗门庇佑,寻找驾驭圣灵的方法。现在急着跳出来,绝非明智之举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好可怜啊!”扶风子摇头说道:“你们这些人始终困在前人挖的窖**,永远都不能放大格局!而且只会臆想圣人血脉,对本座太过想当然了。古之圣人,其出人也远矣,犹且从师而问焉。今之众人,其下圣人也亦远矣,而耻学于师。是故圣益圣,愚益愚!”

    扶风子玩味笑道:“这话说的多好,古之圣人超出一般人很远,尚且跟从老师而请教。现在的一般人,才智远低于圣人,却以向老师学习为耻。因此圣人就更加圣明,愚人就更加愚昧。”

    话音到此,扶风子手持拂尘当空书写说道:“兰亭序全文二十八行,三百二十四个字,通篇遒媚飘逸,字字精妙,点画犹如舞蹈,有如神人相助而成,被历代书界奉为极品。今日且让你见识一下本座的超越之道,作为书圣的后人,如果书法无风骨,早晚都要泯然于众。所以没有比肩前人的传神之作,吾宁死。”

    风动,地动,心动!

    这一刻,前后左右摇晃起来,甚至影响到周烈这边。

    “兰亭序!”

    “永和九年,岁在癸丑,暮春之初,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,修禊事也。”

    “群贤毕至,少长咸集。”

    “此地有崇山峻岭,茂林修竹。又有清流激湍,映带左右,引以为流觞曲水,列坐其次……”

    周烈大为惊异,上次扶风子用拂尘书写兰亭序化作天罗地网,产生非常强的规则之力,字里行间注重笔锋,结构严谨。可是这次书写大为不同,其中的意境有着天壤之别,每个字充满奇异魅力,点画提按顿挫,精而多变,寓刚健于优美,行笔不激不厉,挥洒自如,收放有度。

    传神已经不足以形容这篇兰亭序,字字有血有肉,扶风子笔下写出风骨,写出从容,将神气内敛到极致,每一笔都仿佛自成天地,给人带来特殊韵味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……”

    轰鸣声起,扶风子的身形绽放光明,背后身影突然放大,看上去超然且玄远,宛如一尊神祗履足世间,他没有去镇盖八方河山,只是那般从容站着,山山水水便为之倾倒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妖灵嗷嗷大叫,那一个个升到空中的字迹如同照妖镜,让他自惭形秽,让他的心神颤动,仿佛立于此间乃是莫大罪过,他不该存在。

    “吼,去你老母,死!”雷电向外洗刷,然而这篇当空书就的兰亭序字字放光,在那浩瀚伟岸的光芒之中,雷也轻来电也钝,宛如清风拂面,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“哇呀呀呀!”这护道宗上人瞪圆灯笼大的眼睛,震动肩膀放出四件宝具,分别是文昌塔,赐福匾,紫金葫,崆峒印,彼此勾连形成四象大阵,向着扶风子冲击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拂尘又动,当空书就神文。

    “我之根本不在兰亭序,而在这篇圣教序上。”

    扶风子朗声读道:“盖闻二仪有像,显覆载以含生。四时无形,潜寒暑以化物。是以窥天鉴地,庸愚皆识其端。明阴洞阳,贤哲罕穷其数。然而天地苞乎阴阳而易识者,以其有像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阴阳处乎天地而难穷者,以其无形也。故知像显可征,虽愚不惑。形潜莫睹,在智犹迷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仪,阴阳,无形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回荡,前有兰亭序,现有圣教序,扶风子说的不错,他的根本确实在这篇圣教序上。

    阴阳变幻,大道无形。

    这护道宗上人全力催发妖气,注入到宝具之中,使得文昌塔和赐福匾闪现出妖异的光泽。

    然而当那一个个字迹晃如瀑流垂落之时,好似崇山峻岭镇压道身上,无论他施展多少法门都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字里行间忽然飞出二字,乃是灭字与劫字,位列两侧犹如铡刀。

    这两个神形兼具字迹咔嚓一声斩落而下,哪里还有什么妖灵?只有一颗头颅滚落在地,直到意识涣散的那一刻,这位上人仍不相信自己就这样落败了,而且身首异处,死得如此干脆!

    扶风子轻轻甩动拂尘,挥去漫天字迹,回头看向周烈笑道:“你这家伙笑话我老,现在可还笑得出来?原来是个不中用的。”

    周烈哈哈大笑,背后放出钟声,立即镇住了敌人,行狂暴摧伐之能,看得扶风子心头一震!